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 君の夢を見ていた PART.8

 @半途失蹤 你要的花瓣亲亲来了!

以及阿宝本余本不多啦,加上场贩剩下的大概还剩十本左右,快来人把它们带回家吧————

=====================

33


松本听到疑似大野倒抽一口气的声音,接着是被花瓣噎住的声音。

松本对接下来会听到的答案感到恐惧,但隐隐也感到一阵终于可以解脱的轻松。大野会说什么呢,松本不敢细想,静静听着对面变得急促的呼吸。不知怎的,眼眶变得烫了起来,眼泪在眼眶里也快汪成一片湖。

也许还是不要听比较好。


34


如同隔了一个世纪。

“那个……”大野总算开口,吞吞吐吐地说,“我有点搞不懂。”

“啊?什么搞不懂?”松本的脑子因为冲击也变得有些迟缓。

“是你喜欢我,还是ニノ喜欢我?”


35


松本有时候真想把大野的脑袋敲开看看到底里面装了什么。


36


松本气急败坏地喊他名字:“大野智!”

“はい?”

“是我喜欢你!”他说。

他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什么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跟着电话被挂断了。


37


松本有时候也想看看自己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他怎么就没管住自己的嘴,把一切都搞砸了呢。

正当松本懊恼地抓挠自己的头发,被他扔到一旁的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松本心头一紧,大步冲了过去,握住手机的瞬间红得和血似的花瓣掉了下来。

是大野打来的。

“喂?”松本的嗓音因为紧张变得有些奇怪,“智?……大野桑?”

“哦,嗯,是,”大野在那头处理着自己的嘴里突然冒出的花瓣,“呸,那个,呸……现在我能去你家吗?”

“可以……啊,不好,ニノ还没走。”松本烦恼地捋了捋眉间。

“那,润你能到我家来吗?”有些胆怯的大野不自觉放轻声问道。


38


时隔数月来到大野家楼下的松本,心脏咚咚咚跳个不停,光想着一会儿大野有话要同他讲,也不知是心酸还是幸福的眼泪就快掉下来。

感情真是个让人变得脆弱的东西。松本用拇指蹭蹭眼眶,还好,没有哭,要哭也得哭给大野看,管他过会儿要说什么总之就是自己要让他难受。

电梯右上角显示的数字从1开始跳动,越靠近大野住的楼层,松本的心脏也越蹦越高就快堵住嗓子眼儿,让主人担心自己一会儿能否讲出话来。

门打开的瞬间,一个在走廊里踱着步打转儿的瘦小驼背的身影就映到松本眼底。

“……”名字在松本嘴里打了个转,又被他吞了回去。

也不需他张口,听到电梯声响的时候那人就自己转过身来,直直抱住了他。


39


大野智没有叫松本润的名字,甚至没有说任何的话,因为他张开嘴的时候,所有的话都变成了花瓣落下。

他还是没办法好好地将爱恋倾吐,于是他避开了这一环,用力地搂住了松本,接下来他需要稍稍仰头,用还沾着花瓣的嘴唇附上松本的嘴唇。

接一个充满花香的吻。

评论(36)
热度(113)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