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随意发泄一下(

wb上那张图的梗(

随意污一污(

============================

被要求这么穿着从卧室出来时,大野智是拒绝的。

但拒绝对他可爱的恋人并没有用,在这种时刻。

松本润只需要稍稍做出恳求的表情,用他装着整个银河系的漂亮大眼睛对大野智眨上一眨,比他徒长三岁的大野智的大脑便会爆炸。

所以他现在才会做出这样疯狂的事来。穿着松本润的白衬衣,下面空荡荡的,只有大腿上套着上台时会用的腿环,固定住衬衣的下摆。

大野智扭扭捏捏地走到靠在沙发上穿着一身蓝紫交织的格子法兰绒睡衣,志得意满,满面春风的松本润面前。气呼呼地问:“可以了吧?”

“我要求的可不止这点儿啊,大野桑。”松本润其实也没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从容。在后台时他偶尔也曾瞅见这样的光景,但很快大野智便又换上了新的服装。像现在这样如此清楚地看到紧绷的大腿上被勒出的肉痕,还是第一次。

大野智咂舌,声音不大,但现在整个客厅里除了他和松本润愈发沉重的呼吸声,已经没有别的声音了。松本润听得清清楚楚,回给他一个爽朗的笑脸。

大野智认命地抬起脚,在沙发前那块白色长毛地毯上慢慢地如同赴死般走了过去。

“然后呢?”待到大野智历尽千辛来到松本润面前后,松本摸了摸他早已通红的脸颊,鼓励道。

大野智还未完全投降,低声犟道:“虽然是我的私物,但是我之后的表演还得用……这样影响不好。”

“又没人会知道。”松本润拍拍自己的腿,温柔地劝说,“来,坐下。”

“我换衣服时候要是想起来了,影响舞台效果怎么办,舞台监督桑。”大野智做出最后的辩驳,但松本润的眼神丝毫没有动摇,或者说被点燃了更多。

引火烧身。大野智叹口气,认命地张开腿,跨坐在松本润腿上。揉了揉恋人蓬松柔软散发着清香的头发,说:“喏,按你说的,下面没穿。”

然后没有然后了。

标签:润智
评论(32)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