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涉友】学院魅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今天的我是天边的烟花

从此再也没有人知道我是谁了:

友也君生日快乐! 




         距离毕业典礼还有半个月的那个下午,真白友也拿到了新剧本。


         这次和往常一样,被塞在了演剧部的衣柜里,压在上面的还有各种奇怪的衣服。真白不止一次地抱怨过这样根本就是不想让人看到,但是剧本依旧被塞在柜子的最下面。


         “寻找宝物的过程,才是最激动人心的不是吗?”日日树这么说过。


         “我不认为在女仆装死库水这些东西的下面会有宝物存在,部长。”


 


         新剧本很厚,上面用记号笔划着他的角色的台词。真白翻开第一页,果不其然,在右下角有一个日日树的自画像。他装作没看到一样翻过一页,开始阅读剧本。


         “友也君?在这种地方做什么?”


         他猛然惊醒,“啊!北斗前辈!”


         “已经是社团活动时间了,快点过来吧,”冰鹰把书包放进柜子里,拿出他的那份剧本。


         “北斗前辈已经看过剧本了吗?”真白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制服裤子的灰。


         冰鹰随手翻了两下,“还没有,今天下午B班的伏见君给我送过来的,我也是刚拿到。”


 


         演剧部的活动室算不上大,毕竟里面堆着各种各样的道具和服装。真白不知道其他社团的活动室是怎样的,在组合里参加文学系社团的人只有他一个。他曾经跟着葵家双子参观过轻音部的部活,除了架子鼓吉他等乐器之外,角落里还有一具黑色漆皮的棺材,听说轻音部的部长偶尔会在里面补眠。


         文学类社团的部长都是怪人呢。他想。


 


         日日树涉坐在正中的椅子上,旁边摊着的是新印的剧本。他带着一副金色的面具,向着刚进入部室的两人伸出了手——


         “Amazing☆欢迎来到我的地下宫殿!”


         演剧部的部室大门被迅速地关上了。


 


         “毕业祭?!”


         真白吓了一大跳,声音也比平时唱歌的时候高了一个八度。冰鹰也皱着眉,“什么时候决定的事?我作为班级委员没有收到任何通知。”


         “英智大人说要给准备毕业的三年级举办一个欢送会,”日日树举起剧本,“舞台剧的表演就要靠我们演剧部来呈现给梦之咲的各位!”


         这次的剧本不是日日树写的,而且剧中有很多唱段,比起用文字和肢体演绎的话剧更像是用歌声感染观众的歌剧。日日树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真白,“女主角克里斯蒂娜就由友也君来——”


         “等等为什么又让我演女主角?!”


         冰鹰拍了拍他的肩让他镇定。指着真白的手指往旁边移动,“北斗君,你来演克里斯蒂娜的恋人,拉乌尔。”


         得到了角色的冰鹰看着剧本点了点头,“那魅影谁来演?部长你吗?”


         “Amazing!不愧是我看中的下任部长!”


         这个只要有眼睛谁都看得出来吧。


 


         剧名叫《歌剧魅影》。


         改编自著名的歌剧,讲述了一个与歌剧有关的故事。女主角克里斯蒂娜和魅影的对手戏、克里斯汀的恋人拉乌尔和魅影的对手戏、著名的唱段The Phantom of Opera,还有他们从未尝试过的歌剧。对于真白来说,这些都是不小的挑战。


         “如果部长的消息确凿的话,我们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冰鹰翻着刚印出来的乐谱,“还有TrickStar的训练,能被用来背台词和记歌词的时间就更短了,真是严峻的现状呢。”


         真白靠着窗台,一只耳朵上塞着耳机,手机放着刚刚下载下来的原版曲子。手中的笔在剧本上划着线,神情专注得让人不忍心打扰。


 


 


         “友也君,昨天也很晚才睡吗?”


         紫之和南云拿着便当在他身边坐下,两个人嘿咻嘿咻地把桌子拼在一起后,紫之有些担心地看着真白。


         “拿到了新的剧本了吗?”


         真白坐直身子,揉着眼睛,机械性地张开嘴任凭紫之往嘴里塞食物,“嗯嗯,说是要在毕业祭上表演的剧目……不过这次稍微有点困难……”


         “困难?”


         “因为是歌剧……美声的唱法之类的我都不是很懂……歌词也是……又不像演唱会的时候又提词器……”


         “那还真是辛苦了呢,”紫之揉了揉真白的头,又塞给他一个丸子。


         “不过啊,”南云托着腮看着他们,“要召开‘毕业祭’的话,不及意味着大将他们要离开学校了吗?”


         紫之也猛然醒悟过来,“是哦……にーちゃん也要毕业了呢……”


 


         对于一年级来说,毕业是一个遥远的词汇。


         和没有组合的那些一年级比起来,偶像科的一年级距离这个词或许会更近一些。前一天还在一起练习舞步准备演唱会的同伴转眼就要离开学校了,还没有来得及感伤就要接过重担挑起整个组合。


         ——不仅仅是组合,社团和各个组织也是一样啊。


         演剧部被委托给了二年级的冰鹰学长,其他的社团也都是交给了二年级的部员进行管理。真白心不在焉地看着手里的剧本,里面的台词他已经读过很多遍,一半以上的句子他都可以熟练地背下来。


 


         然而距离毕业祭只剩半个月了。


 


 


         友也君为什么想成为偶像呢?


 


         有些事情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比如做偶像这件事,比如成为了Ra*bits这件事,再比如加入了演剧部这件事。嘴上说着是想要脱离平凡的自己,等到真正工作起来的时候却迷茫了起来。


         没有才能的自己,到底能在偶像这条路上走到多远呢?唱歌不行跳舞也不行,除了可爱以外一无是处——日日树涉这么评价过他。在他递交了入部申请表的那天,被称为天才的演剧部部长这么说。


         “友也君还真是废物呢。不过我倒是要看看,你这样的‘废物’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来让我见识一下吧!”


         在地面上蹦跳的兔子,是如何跟上飞鸟的脚步的。


 


         “涉君真是坏心眼呢,”天祥院靠在学生会办公室的窗边,看着在校门前面空地上练习的真白,“明知道这次Ra*bits要登上毕业祭的舞台,还把这么重要的位置交给那个孩子。”


         “坏心眼的明明是英智大人吧,”日日树把玩着手里的假面,“让所有的组合登上舞台表演,这话不是你说的吗?”


         天祥院露出了微笑,拿起桌上的文件读着。樱花瓣顺着半开的窗户飞入屋内,落在他的手心。莲巳的声音从办公桌的方向传来,


         “日日树涉!回到你该待的地方去!英智也是,不要总是站在窗口吹风了,快坐回来。”


         天祥院苦笑一声,乖乖地坐回他的位置。窗外的真白还在练习着演唱会的舞步,蹦蹦跳跳的动作像极了兔子。日日树勾起一个微笑,从袖口变出一支玫瑰,向着窗外丢去。


 


         “放开我吧,拉乌尔。”克里斯提娜说。


         “你要回去吗?回到他的身边?那个恶魔?”拉乌尔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


         “他找不到我的话,他会发狂的!”克里斯提娜哭着,“放我回去吧,拉乌尔。不然的话你会被杀的!”


         “你需要休息,我的克里斯提娜。”拉乌尔抚摸着她的脸,“这都是梦,都是噩梦,等到明天太阳升起,一切就结束了。”


         “不是的!”克里斯提娜摇头,“这是噩梦,但是这一切不会结束。那个男人为了目的不择手段,我知道的。”


 


         “怎么样?身体还吃得消吗?”冰鹰递过毛巾。真白道过谢后接过,抹去脸上和脖子上的汗水。


         “嗯,我没问题的。”


         冰鹰看着他,语气中透露着笑意,“你今天很厉害呢,那段对手戏的进步很大。”


         真白不知道说什么好,把脸埋在毛巾里面。道谢的声音透过纤维的缝隙钻了出来。


 


 


         真白最近一段时间的生活就在背台词和背歌词中度过。不能用隔音练习室的时候就在走廊的尽头那个无人打扰的地方,一个人对着空气练习着演技。周六的时候在校园里进行着live的练习,如此往复。


 


         “诶?给我的?”


         仁兔点着头,“嗯呢,缩是让友也君从中学习森么的,我也布吉岛是什么……”


         真白看着手里的盒子,翻来覆去也没有从上面看出里面装的是什么。他拿过美工刀割开封着盒子的胶带,从里面拿出了一盘dvd。


         “没有标题呢,”紫之看着真白手里空白的碟盒,“要不要报警啊……”


         “安心啦,又不是什么恶作剧,”真白笑笑,“不过话说にーちゃん,这个是谁给你的?”


         “啊,是日日树君塞在我书包里的。”


         真白想打死刚才那个说不是恶作剧的自己。


 


         已经是夜晚了。


         AV室内的灯还没有来得及被打开,屏幕上的滚动字幕已经全部播放完毕,留下几个鸣谢的会社名字。真白揉了揉因长时间盯着屏幕变得疲劳的眼睛,顺势打了个哈欠。荧屏灯映着那个空白的碟盒上贴着的纸条,黑色油性笔在上面写下了一行小字。


         《歌剧魅影》


         加入演剧部以来,真白出演过很多女性角色。相比较其他人,身材娇小的自己穿起女装来显得更为合适,这一点他自己也很清楚。


         更何况,他还不想认输。


         没有才能。他想起日日树的话。一点才能都没有,完全就是个普通到不能更普通的凡人,却还妄想着能追赶上天才的步伐。不仅仅是在演剧部,在组合里也是平凡到观众们都记不起来名字的角色。


         但是就算是这样的他,也一次又一次地拿到了女主角的剧本。他是清楚日日树这个人的,如果遇不到合适的演员,宁愿删掉角色重新写剧本,也不会找人随便应付。这么看来他应该是被日日树认可了的,真白心想。


         在演技上被日日树认可,这是他一直以来所追求的目标。在Ra*bits逐渐稳定的那段时间里,他甚至想过很多年之后的事情。毕业后重新以Ra*bits的身份出道,にーちゃん的舞台、创的歌声、光的舞蹈、自己的演技。这些都会成为艺能界最重要也是最美好的东西,那时他想。


 


         然后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


         “你背叛了我!”梦中的日日树嘶吼着。长发被全部束起来带上了黑色的假发,面具也从华丽的威尼斯面具换成了白色的半脸假面。真白读不懂他的眼神,只觉得无比的悲伤。


         梦中的他伸出了手,想要揭下那张假面。然而手在半空中被抓住,他抬起头,对上了那双曾经把他吸进去的眼睛。日日树的声音带着微弱的喘息从耳边传来,“没有勇气的话,就不要试图揭开它,”他说。


         真白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在抖个不停。


         “我的过去不是你能轻易窥探的,我可爱的友也。”日日树说,“这里不是你该进入的世界。”


         但是真白什么声音也发不出,他甚至不能反驳他的话。他们站立的高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崩塌,他在坠落至黑暗的一瞬间被一股力量甩到了另一处的高台。


         然后他从梦中惊醒,睡衣布料因为出汗黏在身上,让他浑身难受。


 


         他突然想要拯救日日树。


         因为他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求救的信号。


 


         克里斯提娜背叛了魅影。


         她揭下了他的假面。从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对他,魅影咆哮着,发狂着。他要杀了这个女人,还有那个和她在一起的混蛋男人。


         魅影想要报仇。


         于是他拐走了克里斯提娜。


 


         还有一周就是毕业祭了。


         演剧部的戏服在手工部和鬼龙的协助下总算是按时完成了。紫之系着真白裙子上的腰带,让它看起来尽量的收腰。


         “很可爱呢,友也君。”


         “谢谢你,创,”真白拎起裙摆,试着走了一圈。假发散落在他的肩头,紫之伸出手替他把它们梳好后垂在背后。远处有摄影部的人在叫他们去拍定妆海报,真白冲着紫之笑了一下,然后走向摄影棚的方向。


         冰鹰早已拍好了特写的照片,穿着戏服坐在一旁看着。真白看着聚光灯下的那个人,黑色的假发、纯白的面具,和真白梦中看到的那个人完全一样。他看着日日树对着镜头做出魅影的狰狞表情,在闪光灯下不时变换着姿势。


         “部长以前是专门演反串角色的,”冰鹰递给他一瓶饮料,“不过以他的能力,应该已经有事务所和他签约了吧。”


         真白一言不发地玩着饮料瓶。他记得紫之和他提过,有一所圈内有名的事务所早已和fine签下了合约,只要再等两年到姬宫毕业,他们就可以作为fine重新出道。


         日日树涉终究是属于所有人的。


 


         那场戏重来了很多次。真白说不清自己是怎么回事,之前每次排练的时候都会默认跳过那里,但是距离公演越来越近,默认跳过的地方也要进行排练。他喝了一口运动饮料,用毛巾盖住自己发红的脸和耳朵,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但是脑子里还是忍不住想起那双眼睛。


         第一次他因为紧张推开了日日树,第二次他匆忙中又踩到了裙摆,之后重排了很多次,但是每一次都没能得到一个完美的效果。他觉得日日树大概是生气了,因为对方完全没有像以前那样笑他的纯情,而是在最后一次cut后离开了舞台,看也不看他一眼。


         “和男人的kiss什么的……我真的做不来啊……”


         冰鹰歪着头看着他,仿佛他说了一件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但是我觉得你和我的对手戏发挥很好啊?之前那次演睡美人的时候也是。”


         是不是最近同时忙着社团和组合,有点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呢?他问。


         真白也开始回想自己以前的那些舞台剧里面的kiss情节,却发现每一次都能很好地完成。所以自己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明明是这么重要的时候,却还在因为这种事情拖大家的后腿。


 


         “难道说……因为是和日日树学长的第一次kiss?”


         紫之说完后捂住了嘴。真白也忍不住大声地反驳,声音惊动了周围的顾客,他不好意思地对着周围道歉,然后把紫之拉到椅子上,头埋在臂弯里。


         他本来在学院里就没有什么朋友,除了从小青梅竹马的紫之,其他人都是不怎么能说上话的类型,而且にーちゃん忙着准备毕业的事情,光又是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更不能因为这种事麻烦北斗学长。他低着头,声音从手臂间传来。


         “……我也不知道啊。”


         紫之看着他的样子,叹了口气。


         “友也君其实……是喜欢日日树学长的吧……”他说。


 


         真白不知道该不该把这种感情定义为“喜欢”。


         如果说,喜欢一个人就是每天都想看到他,想和他在一起,珍惜每一天和他一起度过的时间的话,真白应该是不喜欢日日树的。


         但是说,如果把喜欢定义为想要为了这个人努力,想要为他做些什么,让自己成为和他一样的人的话,真白应该是喜欢日日树的。


         所以他很矛盾。


         “但是你刚才也说了,日日树学长并没有调侃你,而是直接离开了,”紫之思索着,“所以我想,是不是因为日日树学长他觉得自己没有办法面对这样的你呢?”


         是的,真白觉得非常的反常。他早已做好了被日日树嘲笑的准备,等着他大笑着说友也君真是只纯情的兔子呢之类的话,等着他嘲笑自己拙劣到不得不几次重新开始的演技。


         但是这些统统都没有。


         难道真的和紫之说的那样,日日树也喜欢自己吗?


         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一些吧,真白友也。他对自己说。你!一个普通到不能更普通的人!他是学校最强组合的成员!是五奇人中的一员!是戏剧部的部长!而你,一只平凡又普通的兔子!他怎么会喜欢你呢!醒醒吧真白友也!别再做些无用的梦了!


         但是他内心深处,又极为希望这不是自己青梅竹马奇怪的脑内幻想。


 


 


         “所以你是为了躲那个孩子才在这里的吗?”天祥院笑着看着他。


         学生会办公室本来是不允许非学生会成员以外的人进入的,更何况莲巳曾经定下过规矩:日日树涉不得靠近学生会办公室。虽然这一规定并没有人会老老实实地执行。


         日日树靠在窗台上,把玩着姬宫的头发。旁边的伏见有些尴尬地看着他们,天祥院微笑着,从那摞需要他盖章确认的文件里抽出一份,递给日日树。


         Ra*bits的毕业祭登台申请。


 


         他记得这首歌。


         仁兔曾经在午休时随口哼出来的歌,后来成为了Ra*bits的组合曲目。他对一般人没有什么兴趣,但是却又喜欢看同班同学和他们的组合之间的故事,比如仁兔和Ra*bits。


         他想拯救仁兔,又想帮助真白。但是如果问他为什么要帮助一个普通的一年级生,他会说是因为这样会更有意思。


         没有了友也君的校园生活,会变的无聊的~☆他说。


 


 


         “创君,茶水洒出来了。”天祥院出声提醒他。


         紫之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急忙找出手帕开始擦拭茶杯托盘上的茶水。朔间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开口,


         “は~くん今天一天都心不在焉的呢。”


         “发生什么事了吗?”天祥院也这么问他。紫之摇了摇头。今天一整天真白都没有来上课,不过因为太过于普通也没有人把他缺勤的事情放在心上。他看向天祥院的方向,最大的怀疑对象就是日日树,但是由于证据不足,他什么也做不了。


 


         “创君,你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


         天祥院问他的时候,嘴角噙着笑意。他从来没有喜欢上过什么人,于是他摇了摇头。


         “不过我听说过‘暗恋是柠檬味的’这种说法,虽然这样也没法理解啦……”他低着头转着茶杯玩。


         “エッちゃん是喜欢上谁了吗?”朔间突然加入他们的对话,“还是说,有什么人喜欢上エッちゃん了?”


         “都不是,是一位友人,”天祥院笑着,“不过他还没有跟喜欢的那个孩子表白过,再不抓紧就要毕业了呢。”


         “您说的……莫非是日日树前辈?”


         “看来这件事和我们都有关系呢,”天祥院说,“创君要不要来和我一起,祝他们一臂之力呢?”


 


 


         真白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医务室的床上。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就连佐贺美老师也不在。他努力地回忆了一下,却想不起来是谁把他带过来的。挂钟上显示的时间是下午三点,自己从早上睡到现在,紫之恐怕是要担心死了,他想。正想从床上爬下来的时候,肚子发出了抗议的声音,他这才想起来自己早饭和午饭都没有吃,现在饥饿难耐。


         “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他最不想见到的人出现在医务室门口,手里端着一个便当盒。


         “刚做好的蛋包饭!多么Amazing的事情!在你最饥饿的时候出现了你最喜欢的食物!”日日树把便当盒放在桌子上,又夸张地叹了口气,“可惜你却并不想看见我,那我只好就这么离开了,就像是无名英雄一样!哈哈哈哈哈!”


         真白打开了便当,里面是刚做好的蛋包饭。蛋皮上用番茄酱写着“がんばって!”的字样,还有一个日日树的小画像。他看着日日树的背影,在他即将触碰到门拉手的时候出声叫住了他。


         “可以的话……能稍微陪我待一会儿吗……”


         日日树笑了,“遵命!我的克里斯提娜!”


 


         日日树做的蛋包饭很好吃,真白想。在此之前他对于日日树会做饭这件事完全不知情,而且这是他第一次吃他做的饭。


         看来是这个人在鞋柜附近捡到了累昏过去的自己,然后被带到了医务室的啊。


         又被他看到自己丢脸的地方了呢。真白胡思乱想着,一边往嘴里塞在蛋包饭。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一年,曾经那个仰慕的“女神”早已飞到了更加遥不可及的高度,已经不是蹦跳着就可以抓住衣角的程度了。


         那么这一年里,自己又有了多少进步呢?能够成为立派的前辈吗?


         什么时候才能追上那个人的脚步呢?


         他放下勺子看着日日树,发现对方也在盯着他看。他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刚想转过头却被一把搂住了脖子。


 


         日日树的吻落在了他的唇角。


 


         嘴角传来一阵湿热的触感。真白怔怔地看着放开了自己微笑着的日日树,下意识地摸上那个被他的舌尖触碰的位置。


         “我自制的番茄酱味道果然不错呢!Amazing!”


         真白脸上升起一阵不知是害羞还是耻辱的红晕。


 


         不过那一幕终于可以排下去了。真白拉低日日树的身子,借着身形一次次地吻上他。有时是脸颊,有时是嘴角。冰鹰称赞他的演技有了很大的提高,随机应变的能力也变强了。他只是害羞地笑笑,说自己还差得远呢。


         公演当天来看的人有很多。毕竟是梦之咲的毕业典礼,来参观的一般群众也有很多。演剧部的表演算是压轴,之前是现有的组合的展示,以两个没有三年级毕业生的组合开场,学院最强的组合fine做组合展示的压轴。


         真白站在一旁等着stand by,现在是颁发毕业证书的时间,三年级的前辈们依次上台。他看到仁兔站在队伍里,而身边的紫之创早已哭得没有样子。


         Ra*bits的重担一下子丢到了他们身上。能照顾他们的前辈已经不在了,从此往后他们要自己照顾自己,再不会有人替他们处理那些繁杂的事务,也不会有人给他们加油打气。


         等到樱花盛开的时候,会有一群新生叫他们“学长”,打着红色的领带,向他们请教各种各样的问题。


         所以这是四个人的Ra*bits的最后一场live 了。


         同时也是他和日日树一起演的最后一场舞台了。


 


 


         “做出选择吧!克里斯提娜,”魅影看着她的脸,“要么让他一命呜呼,要么……穿上我为你准备的婚纱。”


         “不!克里斯提娜!不要为了我做出牺牲!”拉乌尔喊着,“我宁愿死,也不要看到你委曲求全的样子!”


         真白往前走了几步,突然抬起头看着面前的日日树。聚光灯的不适感比起初次登台已经好了不少,他也已经适应了这个舞台。


         “我要向你证明爱的伟大!”他说,“而你,这种不懂得爱为何物的人,终将跪倒在它的脚下!”


         然后他看了一眼被绑着的冰鹰,突然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走到日日树面前,拉下他的领子吻上了他的唇。


         三秒的吻,真白却觉得有三分钟那么漫长。他松开日日树的时候,对方正一脸震惊地看着他。他说不上那是他的演技还是真心,但是他也被自己的举动吓了一跳。日日树后退了几步,捂着脸上的伤妆,跌落在地上。


         “带他走吧,”他指了指冰鹰,“永远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们,是你们那可恶的爱赢了。”


 


         舞台赢得了盛大的掌声。谢幕的时候真白站在中间,左手拉着冰鹰右手拉着日日树,所有演职人员一起鞠躬道谢。


         他感觉右手的手心里被塞了什么东西,等到了后台才发现那是一张纸条。


         “于序幕之时在初遇之地相会。”


         是日日树的笔迹。


 


 


         和Ra*bits结束聚餐的时候刚好,他说有东西忘在了后台,自己一个人回了礼堂。几个小时前他们还在这里唱着跳着,享受着他们的舞台。


         然而现在却已经空无一人。


         遇到日日树也是在差不多这个时候,樱花还没完全开放,他和紫之创穿着仿制的校服站在礼堂的门外,听着从里面传出的歌声。


         他的女神。


         一年前的自己从未想过自己会进入这所学校,更没有想过自己会真的认识女神,更没想过他们会有演对手戏的一天。他想起几小时前的那个吻,自己一时冲动的那个举动引发了不错的反响,倒也是件好事。他摸着自己的下唇想着。


         这是他们的第一个亲吻。


         日日树站在舞台上,身上披着校服。真白看着他们之间的距离,即使他们曾经站在同一个舞台上,但是日日树对于他来说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女神。


 


         “那个……”


         “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你真的解开了我的谜题啊友也君~”日日树的笑声回荡在礼堂里,“看来我们的心意是相通的呢!”


         “可以的话……我才不想和你心意相通……”


         “这说明我们是互相爱着的啊!”日日树说,“多么伟大的力量!爱!多么的Amazing!”


         真白突然想要把那个埋藏了很久的问题问出口,如果今天再不说的话,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有机会把它说出口。


         “呐,部长,”于是他开口了,“部长是爱着这个世界的吗?”


         “是啊,你终于能理解我了吗,友也君?”


         “那……部长你也和爱着这个世界一样爱着我吗?”


         日日树因为他的这个问题愣住了,但是那也不过是片刻的事情。


         “友也君希望我怎么回答呢?”他问。


         “诶?”


         “在没有做好觉悟之前,不要随意触碰我的假面,”日日树说,“想要知道答案的话,就努力地蹦跳吧,直至和我站在同一高度,那时我再告诉你。”


         真白因为这个回答而安下心来,眼泪也不自觉地流下。他胡乱地抹着泪水,泪腺却如同被打开了阀门一般。他听到日日树嘲笑的声音,却无法反驳。


 


         四月要来到了呢。


end

评论
热度(168)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