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相二】苦瓜 chap.1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苦瓜印调大家都快来填呀——

小黄:

和落花流水是一个世界里的竹马故事!所以又找了个陈奕迅的歌名做题目,科科。不过第一章就是羞羞的内容!科科。

作者一点也不懂投行和兽医,相关内容都是瞎蒙的,不要较真。

————————————————————

“老大……”新入行的分析员中岛对着电脑屏幕快要哭出来了:“我……眼睛都要花了……”

已经是星期五晚上九点半了,一般的上班族大多已经在新桥的居酒屋和同事们喝过了两轮。可是在这儿,能俯瞰东京夜景的顶级写字楼里,整层办公室依然灯火通明,所有人都就着浓缩咖啡在继续奋战。中岛在入职之前,就已经对投行的工作强度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连续熬了一个星期夜,他的身体都有点吃不消了。他用求助的眼光看着那个被他叫做老大的男人,坐在VP位子上的二宫和也。二宫是他们这届新晋分析员心中的榜样人物,毕业短短四五年间就从分析员爬上的VP的位置。他的工作成绩很亮眼,交际手腕也八面玲珑,升任董事大概是指日可待的。

而此刻二宫和也只是从巨大的电脑屏幕后面抬起头来看了中岛一眼,说:“忍着。”

中岛消沉地埋首回自己的工作里。隔壁桌的大本前辈刚抽空去洗手间补好妆,有气无力地转头对中岛说:“小中中,我眼线不花吧?”

中岛眼睛都没抬回了一句:“挺好的。”

“那你去煮下咖啡吧。”大本行使着前辈的特权。

“是……”中岛推开键盘刚要站起来,门被人推开了,洪亮的声音像天籁一般:“您叫的外卖到了!”

所有人同时抬起头,空气里顿时充满了食物的香气,是公司附近小巷里一家深受大家喜爱的中华料理店的炸春卷的味道。还没等中岛问出口是谁叫的外卖,二宫已经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走向了送外卖的大叔。

“盛惠一万六千元,二宫先生。”大叔笑嘻嘻地说。

二宫从裤袋里掏出钱包,短短的手指动作熟练地点好现金交给大叔。大叔收好了钱,把摞得老高的外卖食盒一层层揭开,将煎饺、春卷、炸鸡和炒饭铺满了一张空余的办公桌,又从另一个袋子里掏出一罐罐冰镇的啤酒放在每个人的桌子上。

整个办公层里的人都欢呼起来,好几个人甚至带头开始高呼二宫的名字吹起了口哨。二宫摆出一脸得意的表情向大家挥了挥手,然后拿起一罐啤酒:“干杯吧!然后把手上的活各自收下尾就回家吧,毕竟是周五。明天再来加班。”

原本还死气沉沉的办公室一下子活跃起来。中岛啃着炸鸡翅,看着二宫并不高大此刻却在他眼中无比伟岸的身影,心中暗暗发誓自己以后也要做一个像二宫一样有范的人。

二宫是第一个离开办公室的,在夜里十点二十。虽然他的工作并没有做完,但他是留下来加班的人里职位最高的,他不先走的话怕是大家都不好意思走。他坐在出租车里透过车窗看着外面流过的车河,手指点着自己的膝盖,脑子里依然想着工作的事情。

为了缩短通勤时间,他住的地方离公司并不太远。跟管理员打了招呼坐上电梯,他有点疲惫地叹了口气,想着已经堆积了快一个月的脏衣服今晚必须要洗一下了。

拿出钥匙打开房门,家里是漆黑的。他打开玄关的灯,把钥匙挂在门背后,把鞋子随便脱了下来换上了拖鞋,然后深呼吸了一口。

家里的空气有那么一点不一样,他想,应该是相叶雅纪回来了。

说不上来为什么他知道。相叶的鞋子并不在玄关,钥匙也不在,灯没有开,也没有声音。但他就是知道。而无论相叶是已经睡觉了,还是想藏起来吓唬他,二宫想此刻自己最好都还是装作没有发觉的样子。

于是他踢踢踏踏地进衣帽间拿了换洗的睡衣走进了浴室。

堆着脏衣服的筐子果然已经被清空了。二宫伸手拧开热水,勾起嘴角笑了。

后面的内容点我点我


评论(1)
热度(478)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