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1 2

【润智润】君ハ誰ヲ思フ 4

这章智润肉预警智润肉预警智润肉预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如果不想看的话可以跳过中间那段

以及我智润写的确实少,不是很顺手,大家将就一下


============================================


【放飞自我】大家来聊聊你想看的SatoJun/Juntoshi的梗


#1  = =


各种类型的都好!随便多污多丧病都可以!


#2 = =


我就看看,不说话


#3 = =


来早了,让我先煮碗泡面先


#5 = =


我这个梗算不上污,我只是想看而已www...

【润智润】君ハ誰ヲ思フ 3

大家新lian好! @半途失蹤  @la familia 生日快乐!!(第二个有点不太对

恭喜wuli智智上剧!也想早点看到wuli润润上剧!

二大大和北野武菊苣的SP真好看!!!!大家有没有对落语产生点兴趣啊!!新番要出一个落语动画片,原作可好看啦!!!みんな観てね!


====================================

【号外】渔桑是真的要隐圈了


#1 我曾经以为只是一个玩笑


好突然,理由也没说就发了个推特公告,我以为是被盗号了

但是做后期的NinoP出来确认了这个消息

我……我崩溃!!!!!!!!...

【润智】 君の夢を見ていた End

40


像梦一样,比梦更美好的现实,大野终于将他抱在了怀里。

浅尝辄止的亲吻后大野忍不住将头埋在松本的肩上,深呼吸后问道:“是真的吗?”

止不住笑的松本用从未有过的力度将他一把搂紧:“真的,是真的。”

松本大方地一再满足大野:“我喜欢你,真的,像这样的场景我都梦到过多少次了。”

大野也用力回抱着松本,听到他的话后稍稍抬起头,挨着松本耳边低声说道:“我肯定梦到次数比你多,你只是喜欢,而我是爱你的。”

说完他打了个嗝,一股和往常不同的花香气窜了出来。


41


下班后特地绕路去有明家的小餐馆吃咖喱的波多野医生接到了病人打来的电话。

一般来说,他不会把私人号码告诉病患。最...

【润智】 君の夢を見ていた PART.8

 @半途失蹤 你要的花瓣亲亲来了!

以及阿宝本余本不多啦,加上场贩剩下的大概还剩十本左右,快来人把它们带回家吧————

=====================

33


松本听到疑似大野倒抽一口气的声音,接着是被花瓣噎住的声音。

松本对接下来会听到的答案感到恐惧,但隐隐也感到一阵终于可以解脱的轻松。大野会说什么呢,松本不敢细想,静静听着对面变得急促的呼吸。不知怎的,眼眶变得烫了起来,眼泪在眼眶里也快汪成一片湖。

也许还是不要听比较好。


34


如同隔了一个世纪。

“那个……”大野总算开口,吞吞吐吐地说,“我有点搞不懂。”

“啊?什么搞不懂?”松...

【润智】 君の夢を見ていた PART.7

我为我的短感到不耻,但是短更,愉悦(


---------------------------------*---------------------------

27


大野带着倦意地催促:“恶作剧吗?你再不说话我就先睡了。”

二宫着急连连拿手指戳松本胳膊,拿捏不准劲,松本怀疑有那么一刻自己胳膊上快被顶出坑来。

为了生命安全,松本硬着头皮开口:“サトシ等等,先别挂……”

“真的是润啊,我还以为是ニノ干的坏事。”

松本和二宫面面相觑,松本实话实说:“确实是他拨通的。”

“呼呼,我就知道。”大野小小地得意一下:“你们还在喝?”

“嗯,嘛……"松本学着大野尴尬时常做...

【润智】 君の夢を見ていた PART.6

我爱短更,无法自拔


============================

23


那是松本继大野之后将病情刚刚告知众人的时候。

“Nino,你不觉得有点怪怪的吗?”

相叶趴在二宫耳边说悄悄话。相叶讲悄悄话的技术太差,呼出哧哧的气淹过大半声音,二宫必须一边躲痒一边辨认每个音。

“哪里怪了?”二宫拧拧自己的耳朵,驱走那阵麻劲儿。

相叶神秘兮兮地努嘴,指向面对面坐在桌旁呸呸吐着花瓣的大野和松本。

“嘴里吐花的时候你都没觉得怪,现在有什么好奇怪的。”

相叶声音又降了个调,叽叽咕咕地继续弄痒二宫:“你不觉得松润病得蹊跷吗?大野的病症出现之后,没多久他也得了。明明从来没碰过花瓣...

【润智】 君の夢を見ていた PART.5

短更,我懒

片段灭文法的乐趣就在于短嘛(正义脸)


---------------------------------= =--------------------------------


19

松本的日子也不好过。

大概是忙着拍戏,没多少闲暇记挂心头那根刺,吐花的状况少了许多。偶尔他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要痊愈了,可一看到大野,心底就泛起悸动不自觉又挖心掏肺似地呕出花瓣,就又明白都是妄想。

喝醉的那晚,在大野烂醉如泥之后,还维持着一线清明的他,擅自把大野剥光抱上了床。

虽然常常见到对方只剩一条内裤的样子,在演唱会的沐浴间也曾经见过裸体。但躺在自己床上的模样依旧是他未曾...

【润智】 君の夢を見ていた part.4

短更来混……

大概看得出来我都写烦了但是还是没有告白(ntm


14

太阳被厚重的窗帘挡在了外面,只有一束亮光从缝隙间溜进了松本的卧室,照在了两条缠绕着的腿上。

还在梦中的大野抬起脚蹭了蹭被晒得有些烫的小腿。脚背蹭过另一条不属于他的腿时迷迷糊糊地意识到,自己身边还有另一个人。等他反应过来,在他旁边儿躺着的会是谁时,已经是几分钟之后的事情。

大野猛地睁开眼,眼前果然是松本的睡脸。他平缓的呼吸拂过大野的鼻尖,两人的距离近到大野能看清他每一根睫毛微弱的颤动。

如同身处梦境。

可,就算在梦里,他都未尝能见到这样如同恋人的早晨的场景。

大野恋恋不舍地将松本搭在他身上的手移开,以他现...

[润智] 君の夢を見ていた PART.3

10

大野被吓得不轻,手中的啤酒杯差点跌下。他两手哆嗦着端着那只沉沉的杯子,干笑道:“你开什么玩笑呢?”

“玩笑吗?”松本拿过大野手中的杯子放稳在茶几上,“那你为什么这么动摇?”

“不是他!”大野大声地抢白,“你脑子坏掉了吧……怎么可能会是他,我喜欢的明明是……”

有那么一瞬,他以为自己就要说出口了,就要终结所有可能或者不可能的美梦。让全部的痛苦和酸涩的感受都随着最简单的话语向松本倾泻。

让他日渐痛苦的爱意带起了咽喉的震动,就差那么一点就将化作简单直接的言语,将他在心中翻滚过千百遍的爱恋传达给他最爱的人。

但他又一次毫无意外地丧失了勇气。

大野用双手捧起从他唇间出现的花瓣,苦笑着...

[润智] 君の夢を見ていた PART.2

想起来了就写一点的状态(……


5

“诶,您是大野桑介绍来我这里的吗?”波多野翻着面前病人的病历,饶有兴趣地问道。

“不,我是自己来的,也麻烦医生保密了。”

波多野笑了笑,道:“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不过也是没想到,这样罕见的病居然同一个团体里会有两个人同时患上呢。看来作为偶像的工作压力很大呢,松本桑。”

松本苦笑着摇摇头:“倒也不算。”

最痛苦也不过见到自己喜欢的人有着心上人的铁证。

松本的胸口一闷,从胃里又泛上了艳色的花来。如同他的爱恋一般浓艳,而不知所起亦不知所终何处。

波多野看了看他手中的花瓣,叮咛地用镊子将它们都丢进了培养皿中。他抽抽鼻子,疑惑地问:“怎么,这花有股...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