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他和他的猫 part.2

热得睡不着,怒更

自称拔苏的十五包大大一起床就能看更新有没有很开心(

还专门搜了搜日本那边养猫需要什么手续,结果都没网页提到这个,顺便看了好多猫图。萌萌的。

(还有这次的前辈我脑补的是柳叶敏郎

=============================



被宠物医院的小护士认出来了的女性杀手松本润,有些尴尬地压了压帽檐,把抱在怀里的猫递给了对方。


“好瘦啊,”小护士还泛着红的脸因为失望有些气鼓鼓的,“松本桑是因为工作太忙没好好照顾他吗?”


“并不是,”松本润解释道,“昨天在楼下捡到的。”


小护士瞬间又红了脸,“原来是这样,不好意思,我说了失礼的话。疫苗应该还没有打过吧,要顺便打疫苗吗?”


松本润想了想,毕竟不是普通的猫,随便打针会不会不好,到底应该当成人来对待还是该当成猫来对待呢?


“暂时还不需要,大概。”松本润打算先研究下这奇怪的家伙,“麻烦先帮我检查下他身体状况,还有能推荐一些养猫需要的必需品吗?”


尽管可能用不上,但也还是买着备用吧。松本润这么想着就被小护士推荐了一堆又一堆的东西,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带着瘦猫和一堆也不知道该用在什么地方的东西回家了。


还有一个蓝色的项圈,挂在灰猫的脖子上,铭牌上还没刻上名字。松本润想觉得这个还是得需要他或者它来决定吧,尽管它似乎不会说人话。


回家之后松本润打开电脑一边查着网站一边把猫爬架之类的挨个装好。灰猫就在旁边眼睛也不眨地盯着他,似乎对那些东西也都没有太大兴趣。


大概除了逗猫棒以外吧。从松本润从购物袋里拿出逗猫棒的那刻开始那毛绒绒的头和闪着光的眼睛就一直跟着逗猫棒转过来转过去。


不过松本润还没空管这个,等到全部整理完之后才拿着逗猫棒若有所思地引着灰猫坐上了沙发。


“你这家伙,能变成人对吧?”松本润拿着逗猫棒在他鼻子前面点了点,“为什么现在不变,嗯?”


灰猫歪着头,大概是思考了一会儿,晃着尾巴跳下了沙发,又是“嘭”的一声,裸男再次出现了,脖子上还戴着项圈,看起来更像有奇怪兴趣的变态了。


这次松本润早有准备,拿出自己的家居T恤和短裤递给了他,还有在便利店新买的白色的胖次。


猫有些疑惑,手捏成猫爪样,抓了抓自己的耳朵,“喵?”


松本润也猜到这家伙不会穿衣服,只好站起来,抓住猫那细的吓人的小腿,帮他穿上了内裤。T恤和短裤在他身上显得有些过大了,一动起来衣服和身体之间的空当都特别明显。


“呐,你能说日语吗?”松本润拉着他坐下来,按照电影和漫画里的节奏,这种怪奇生物总还是会说日语的,不然情节怎么推动呢。


猫嗓子里呼噜了几下,摇头晃脑好一会儿,突然站了起来,打开门跑掉了。


松本润手里还拽着那根逗猫棒,脑子里除了一堆问号以外还有些许道不明的感觉。


可恶,明明只是只流浪猫,我乐意养你这么好的事情,竟然当着我的面就这么跑掉了。


松本润啧了一声,把逗猫棒随手一丢,又走了几步对着自己刚装好的猫爬架上去就是一脚,“这只蠢猫!”


松本润气得不行,恨不得把下午的工作全都翘掉,可惜作为一个完美主义的处女座,他做不到。


只能揣着一肚子气按着行程敬业地笑着上节目,一面腹诽着不识好歹的野猫一面轻车熟路地参加节目里的游戏。


因为动作灵活被另一个演技派嘉宾夸奖像是猫一样敏捷的时候,松本润没克制住冷笑,“我其实是犬派。”


触到霉头的嘉宾还好心宽,也没太在意就这么换了话题聊起了自己女儿。


节目录完后松本润被经纪人一路赶去了那位嘉宾的乐屋道了个歉,对方一听说他刚养的猫转身就丢下他跑了笑得前仰后合,“别太在意了,不过松本君这样的好青年竟然会被小动物讨厌,真是意外啊。”


松本润嘟囔着,“其实开始也还是自愿跟我回家的,没想到……”


前辈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别难过,说不定一饿肚子了又回跑回来的。老婆和女儿还等着我呢,我就先走了。”


“谢谢前辈,今天辛苦了。”松本润规规矩矩地鞠了个躬,目送前辈离开。


回家的路上又被经纪人念了,说他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能对着那样的大前辈说那样的话,不接梗就算了还顶嘴,还好对方度量大blablabla,后面的他也就不记得了。


下车之后他摸出公寓大门的磁卡,正准备开门又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猫叫声。


松本润皱了皱眉,想一狠心假装没听到直接走进去,却还是转过身来面对那只晃着尾巴眼神委屈的瘦猫。


“现在又想跟我回家了?”松本润用鼻子哼了一声,那猫委委屈屈地走过来在他腿上蹭了蹭,软软地叫了一声。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松本润在心里骂着这只只会犯规作弊的猫。


“你看看你,出去晃了一天,又是一身灰,又想洗澡了吗!”骂归骂,最后还是认命地提着他的脖子跟昨晚一样就这么带回了家。


关上门的一瞬间,猫就“嘭”地变成了人,有些不好意思地拿了松本润沙发上的软垫挡住了下体,“……”


松本润想到自己很喜欢的那件T和短裤就这么烟消云散了,火气又瞬间上头。


正准备开口说什么,猫却突然开口了。


“那个……我……”猫张着嘴却又没接着说下去,手指在空中划拉了两下,“嘭”地一声衣服又这么出现了。


松本润愣了,猫很自觉地穿上了衣服,正坐在沙发上,叫了声,“松本桑。”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松本润坐到了他旁边的单人沙发上,挑了挑眉问道。


猫组织了一下语言,“今天上午……那个松本桑要让我说日文,可是我只会听不会说……我的法术不是很管用。”


“我认识一只柴犬很厉害,就想让他教我怎么说话。可是等我回来的时候,松本桑已经不在家里了,我出门去找松本桑可是找不到。”说到这儿,猫的表情就更委屈了,八字眉完全塌了下来,“后来柴犬就招待我在他寄居的人家里看电视。是叫这个吧?”


提到电视猫的眼睛瞬间又亮了起来,“电视好厉害啊!好多东西在里面!还有好多看起来很好吃的鱼……啊!不对!不是要说这个……我今天在电视里看到了松本桑,柴犬告诉我那是在演电视剧。虽然我不太懂,但是看起来很厉害。松本桑,好帅啊。后来,那家主人回来之后柴犬就把我赶出来了……我就只好在门口等你了,跟以前一样。”


讲完后猫眨了眨眼,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松本润的反应。本能告诉他现在能喂他食物的人已经没有在生气了,但他还是不敢放松,严格执行着柴犬说的有危险就装委屈的叮嘱。


松本润叹了口气,“你这家伙……下次不许这么随随便便跑出去了。”


“嗯!”猫重重地点头。


然后又敏捷地蹿到松本润面前,伸长了脖子给他看,“松本桑,你看,我让柴犬替我刻好了我的名字,还有松本桑家里的地址。”


松本润捏着铭牌翻过来,上面刻着ohno satoshi和他家的地址。


“ohno satoshi?”松本润念出这个名字,“原来你有名字的吗?”


猫点了点头,手指蘸了水在桌面上写了三个字,“大野智,这么写的。”


“不会说话却会写字,你也还真是有意思。”松本润笑了。


大野智不满地撇开头,“我好歹也活了那么多年了,只是太久没变成人,忘记了怎么说话了罢了!人间界变化太大了,日文用法和当年也大不一样了。”


松本润捏着他的下巴把他的脸转了回来,“尽管你可能算我人生的前辈,但是住我家吃我家的,你就得听话,懂吗?”


大野智被他捏着脸颊,嘴巴嘟起来黏黏糊糊地回了句好。


松本润心满意足地去洗了澡,出来之后才想起来还没给大野智洗澡,可是他现在是个人,到底应该怎么办比较好。


“你要洗澡吗?”松本润身上带着水汽,十分温暖的样子让大野智很想靠在他身上,但是还没靠近就被推开了。


“你这样我可没法给你洗澡,快变成猫。”松本润嫌弃地捏了捏他的脸,其实他还挺喜欢这个小瘦子唯一肉肉的部位的,手感还算不错。


大野智不乐意了,缩成一团倒在沙发上打滚,“我不想洗澡不要洗澡。”


松本润啧了一声,直接把那团滚来滚去的家伙抱了起来丢进了浴室。


“啊!”大野智被他丢进了浴缸里惨叫一声,马上灵敏地爬了起来,“你怎么总是这样把猫丢来丢去的!粗暴!”


“等会儿你才知道粗暴这个词的定义。”说完松本润就抓着他的手脚刷刷地扒光了大野智。


除了项圈以外的东西都被他丢进了洗衣机,转过头来看到戴着项圈抱着膝盖坐在浴缸里等着自己的家伙,有那么一瞬间松本润质疑了自己的目的,还好他总是理智的。


强硬地掰开了大野智抓着膝盖的手拿着喷头劈头盖脸地淋了下去。大野智嚷着挣扎了两下,松本润威胁加利诱地总算安抚好他,拿着沐浴球仔仔细细地将大野智洗了个干净。


洗好了吹干了,又穿上了松本润睡衣的大野智两手扒住松本润的门框,“我不要睡沙发。”


“这是我的床,我要一个人睡。”松本润不答应。


“NINO,就是柴犬,”大野智搬出前辈的教导来,“他跟我说我们不是宠物,你要平等地对待我,我不可以睡沙发。”


松本润心道,那只麻烦的柴犬就不能教点好的吗。


“那你想睡哪儿?”松本润指了指卧室里看起来舒适诱人的大床,“只有一张床。”


大野智眨巴眨巴眼,“我不介意跟你一起睡的。你很香。”


松本润发现自己拿他没辙,只好放宽条件,“你变回猫的话,可以。”


话音刚落大野智就变回了猫,刚穿上的睡衣就这么落在了地上。


大野智发现松本润的眼神变得危险,笨手笨脚地用猫爪去叠衣服,完全忘了自己会法术这件事了。


松本润叹了口气,蹲下来摸了摸他的头,“算了,笨家伙,我来收拾,你先去睡。”


大野智愉悦地喵了一声,用头蹭了蹭松本润地掌心,步伐轻巧地跳上了松本润的床,找了个舒适的地方蜷成一团就睡了。


松本润抖了抖自己的睡衣,最后还是丢进了洗衣机里,没想到养猫竟然这么麻烦。


所以躺上床后假装不注意地踹了大野智一脚,无视他被惊醒后无辜的眼神,就这么嘴角带笑进入了梦乡。


评论(12)
热度(116)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