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 他和他的猫 part.14

时隔已久的更新,球球总裁放过我。 @润智润小黄文存放处 

漫长求职路被我写成手机软文了(跪

=================================



录好之后一个多月的录播节目后,松本润又带着大野智回到了大搜片场。这之后的半个月松本润的戏份都不少,连带着大野智在乐屋玩自己的新手机的机会也不多。


大野智的新手机是松本润陪他一起选的。进到店里,尽管做过伪装,但是松本润开口的瞬间,他们面前的那位售货员就通过他独特的声音认出他来。年轻姑娘差点没忍住尖叫,张开嘴当机了好一会儿才面红耳赤地小声说:“放心,我不会声张的。”

松本润赠以感激的一笑,就算隔着墨镜,售机小妹也快被闪出泪水来。大野智在心里感叹着松本润的人气程度,若无其事地拿起松本润同款的智能机来回翻弄。

“这款是松本桑现在代言的那款吧。”售货员终于召回了理智,专业素质也跟着回到她身上,“这款手机的优点,怕是松本桑比我更了解吧。最新款不管性能还是设计都是最好的,当然也会贵一些。”

松本润一直在为这家运营商做代言,手机也随着cm里的一直更新换代,这款刚用了一个多月。大野智望着他等他给自己做广告,松本润一巴掌捂在他充满期待的脸上。

扶了扶墨镜,松本润转头问,“请问能拿防水款来看看吗?”

大野智不解地望过来,缓缓眨了两下眼,松本润知道这是他感到迷惑的表示,拿起大野智手中的手机放回去,解释道,“你用不着这种乱七八糟功能太多的,而且你不是抱怨过手机不能带去泡澡,不是吗?”

大野智点点头,“这个也太大了,猫爪子不好用。”

说完后大野智就知道坏事了,一脸“搞砸了我可以消除她记忆吗”的表情盯着松本润。

售货员疑惑地偏头,“猫爪的触屏操作机器人吗?不是越大越好操作吗?”

庆幸于售货员正常的思考回路,松本润连忙出场补救,“他喜欢用猫的肉爪来玩手机。”

售货姑娘配合地惊叹一声,“那只聪明的灰猫吗?这位先生太会玩了。”说完微笑着递来两支手机,“这两支都是防水的款式。差别就是这一支的屏幕比较大,显示屏和前后的摄像头都比较好,另一只比较轻巧,网卡相对......”

大野智完全不明白于是放弃去听从她嘴里蹦出来的天书,翻来覆去地把两支手机每个角度都细细观察了一遍,直到松本润叫他名字为止。

“智,你觉得怎么样?”

“润喜欢哪个?”大野智机智地回答。

松本润认真思考了一会儿,突然注意到旁边的家伙脸上挂起了意义不明的得意脸,立刻机敏地指出来自己的发现:“你这家伙根本没在听吧?”

大野智委屈地撅嘴,“因为我根本听不懂嘛,润你帮我选就好了。”

这样撒娇的口吻松本润万分受用嘴角都扬起来,偏偏还要装作很不乐意,“真麻烦,算我拿你没辙。就这支吧。”

他指着大野智左手里的手机对售货员说,“我们就要这款了,谢谢。”

之后松本润全权负责了他的身份认证,又帮他决定了话费套餐,最后万分潇洒地刷卡结账。

手机到手后大野智开心地摆弄起来,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先把相叶雅纪的手机号存进去。

松本润不悦地抢过手机,“干嘛先输他的?”二话不说把输到一半的号码删掉了,输上自己的号码后物归原主,“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手机号。”

大野智接过手机,考虑了一会儿,名字那栏还是只写了润一个字,然后漫不经心地回道,“相叶是A打头的啊,而且我还没跟他打过电话嘛。再说你老往家里打电话,那个报号码的东西吵到鸟的脑子都能记住好吗。”

两人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起来,还未走远的售货员被这巨大的信息量惊呆了。她拍拍脸颊安慰自己,只是朋友感情好而已,松润对朋友那么好正常的,再说他之前也有过几任女友,一定是异性恋,就算是双......也还有机会,她含泪握拳。


半个月后躺在沙发上的大野猫,看着2ch上关于找工作的黑泥,懊恼地满沙发打滚。

要是像Nino和樱井一样能干,或者像相叶一样有一技之长就好了。又或者像是润一样,有着闪闪发光的外表,说不定还能和他一起工作。不过润的工作好辛苦,换自己可能吃不消。

苦恼的大野猫仰望着天花板,变成人的时候觉得并没有多高的天花板,现在看来好远。

变成人虽然要做的事情自己还不太懂,但是方便的地方也有很多。很多事情不需要用法力,单凭身体就可以做到了。还可以和润做羞羞的事情。胡思乱想着的大野猫保持着仰躺的姿势,坠进了白日梦里。

睡了可能半个多小时,大野智不太记得自己最后一眼看手机时的时间,不过现在已经是午饭时间了,大野智被乐屋外吵吵嚷嚷的声音和慌乱的脚步声吵醒。

该吃饭了,他想着,从门缝里溜了出去。

本该有序地进行拍摄的摄影棚现在也是杂音一片,大家都在议论着什么,表情很是凝重。松本润和剧务在讨论着什么,大野智轻巧地跑过去,喵了一声。

看到灰猫,松本润紧绷着的脸终于放松下来,挂着笑抱起他,似乎能读懂他心中的疑问和对自己的关心,手抚过他光泽的毛发,低声替他解释了现在的情况,“刚才有人提了一袋从山里采的野蘑菇来,没想到好多吃了的STAFF都食物中毒了,特别是美工组的吃的最早,基本所有人都入院了,幸好都不严重。只是下一场的场景还没做好,要是推迟到明天的话,和另外几位的行程就不合适了。现在大家都在想办法呢。”

大野智点点头,最近在拍摄现场围观多了,他也大致明白了电影拍摄的运作方式。按照他的记忆来说,下一场应该是松本润在阴暗的地下室里布置现场被青岛逮了个正着,场景现在已经布置妥善了一半。

大野智摇摇尾巴,趴到松本润的肩上,附在他耳边说:“没关系,交给我吧。”


评论(12)
热度(65)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