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 CALL ME CALL ME (B)

年龄操作。慎!!_(:з」∠)_无法掌控日常和剧情的比例


 
 


==============


 
 
 


1


大野来到松本家的第二天是周六,但松润要去加班,离开家时大野智还在睡。睡得可沉以至于松本润没能顺利叫醒他。


 大野智跟他想象中的国中生不大一样,连只手机都没有,怕他中午没有饭吃的松本润特地将一张千円的纸钞和一份外卖的菜单摆在了餐桌上,放在他做好的法式土司旁边。还有他找了很久才找到的另一把钥匙。


 
 
 


2


大野智起床叼着牙刷在客厅了晃了一圈,发现了还有余温的早餐和另外三样东西。


他咬着牙刷自言自语道:“松本桑家里没有座机……”


 
 


3


到办公室之后松本才意识到这点,再一次确认自己了早起确实苦手。


没法和大野智联系上,他的焦急都表现在了脸上。他租的公寓在代官山附近,不知道那孩子能不能顺利找到吃午餐的小店。 


如果午餐吃的是可丽饼对身体发育可不太好。


 


 


4


大野根本懒得找餐馆,在离公寓最近的罗森里拿了一个炸鸡便当正准备结账看到了二宫和相叶两兄弟也走进了便利店。


“啊,是相叶君。”大野小小地叫出了声,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听到。


相叶看到他开心地笑着露出一口白牙,跑了过来,看来今天他对于相叶已经不再是陌生人了,因为相叶叫他名字的声音特别爽朗。


二宫瞅了一眼他手上的便当,问:“松润今天上班?”


“大概。”大野隐隐约约记得在睡梦中听到松本一边晃着他的身体一边说了些什么,可能也包括这点。


“我请你去吃拉面吧,下午正好你可以陪マー君一起玩。”二宫拿过大野手里的便当放了回去,换上一包薯片和一大桶可乐,“芝士味道的喜欢吗?”


相叶一脸震惊地盯着说要请客的二宫,“明明都让我自己付钱……”


“辈分不一样啊!”二宫说,“你们俩虽然同岁,但是理论上他是松润的侄子,也比我们低一辈的知道吗?” 


相叶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一脸疑惑地跟着他去了柜台结账。


 
 
 




5




午饭时松本和营销部的前辈樱井翔一起在食堂吃饭。


“你似乎有心事哟,松本君。”樱井晃着脖子一脸坏笑地拿筷子指着他,“讲出来让大哥哥替你参考下。”


“……翔桑,语气有点恶心。”


 
 


6




口齿清晰思维敏捷名校毕业望族出身容姿端正身材比例良好,除了偶尔吃多了就会蹦出来的双下巴,非常优秀的年轻干部,樱井翔。入社三年便已是管理阶层的一员,虽然家庭背景也有很大作用,但大半还是靠他自己的实力。


无论如何在刚认识这位前辈的时候松本润都没想到他私下会是个逗比,是的,逗比。


 


 
 


7


“侄子啊,”樱井感叹道,“还是青春期的侄子,松本君,前途多舛。”


松本认同地点点头,说:“说实话我真的没有信心能照顾好他。”


“说这种话真不像你啊。”樱井簌簌地吃着乌冬,吃饭的样子和他工作的样子完全是两个人。


“家里长辈也是够放心的,也不是不知道我工作忙……”


“嘛嘛,反正青春期的小孩子最需要的也就是空间和自由,你适当地管教一下也就够了。听你说的感觉那孩子也还算听话,没什么不好的。”


松本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8




二宫找的拉面店,豚骨拉面980一份,大野偷偷地把自己的钱给了。毕竟他跟两兄弟还说不上相熟,不好意思欠别人人情。相叶也哭丧着脸摸出自己的零花钱给了味增拉面的钱,二宫最后吃完,发现俩小孩都自己结了账之后有些哭笑不得。


“要是让我妈知道吃拉面还让マー君给钱了肯定要骂死我。”二宫皱着眉头付了自己那份,“那晚饭吃顿好点的补偿你们吧。”


大野对松本下班回家的时间没有概念,还是拒绝了晚餐的诱惑,“松本桑晚饭应该会回家吃,我在家等他。”


 
 


 


9




八点前后,松本润回家了。听到开门声,大野跑到门口像小狗一样等着门打开。


十四岁,就算呆着不动也消耗很大的年纪,他已经饿得快要胃穿孔了,可松本家的冰箱没有任何成品半成品,所以松本打开门的瞬间他都能看到从他背后散发出来的食物的圣光。


“松本桑!你回来啦!”


松本第一次听到大野用这么大的声音说话,吓了一跳。


 
 


 
 


10




于是这之后松本润养成了在前一天夜里准备好可以用微波炉做好的食物的习惯。


家里的冰箱上一天一天多了很多简单的小菜谱,冰箱里也多了一些酸奶布丁之类的东西和松本的酒瓶放在一起。


有一天大野突发奇想给每一道菜谱上都配上了简笔画,还有松本的笑脸也画在了上面。只是他做饭的技术远比不上画画的水平。


这是后话。




 


11




 


大野智不喜欢看电视,这点也让松本润觉得很奇怪。 


看综艺节目的时候他也笑得很开心,但是叫不出来艺人的名字是常态。如果能被他叫出名字那就基本是国民级的人物了。


节目快结束前松本润觉得肩头一沉,回头一看小孩儿已经睡着了。微微撅着嘴睡着的样子比清醒的时候看起来更符合他的年纪。


松本润想,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大野在相处的时候太过紧绷,所以才会这么快耗尽体力吧。


 
 
  


12


 


很久之后他才知道原来这家伙是随时随地都能睡着的体质。


 


 
 


13


放好洗澡水叫醒大野,松本润推着睡眼惺忪的他进去泡澡,他竟然沿着浴缸就这么整个人滑了进去,呛了一大口水。


松本润有些担心地问:“要一起洗吗?” 


大野智点点头,“好啊。”


 
 
 




 


14


“松本桑有在锻炼身体吗?”替松本润搓背时大野智好奇地盯着他肩背的肌肉,再看看自己瘦弱的身体,羡慕地感叹,“线条真好看。”


松本自豪地绷起肱二头肌,“嘛,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是一样瘦瘦的。”


 “我可以摸摸看吗?”


 


 


15


 
大野智的手指小心翼翼从蝴蝶骨上划下来,松本润看不到他的表情。像水珠滑过一样的轻柔。


 后来松本总是梦到这一幕。梦中少年的脸被水雾遮住,轻轻地叫着他的名字。


“松本桑……”


总是在这里断掉的梦,梦里的他到底说了什么,松本润一直不敢去想。

评论(22)
热度(85)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