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润智] CALL ME CALL ME (C)

润智文不足,只能自己割肉喂自己。


好希望每天都能看到好多更新……好多更新……更新……新……




=================




1


大野智一如既往地拿着钱包来到食堂,却不见那位亲切的欧巴桑和她美味的咖喱饭。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确实是午餐的时间了,但为何食堂没有人呢。


他摸着空空的胃回到教室,吃着自家妈妈做的便当的好友町田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说:“昨天放学前我还专门提醒你食堂这两周都不会开门。”


大野智恍然大悟,“对哦,我都忘了。”


“你还真是什么都能忘,”町田将筷子递给他,“今天就一人一半吧。明天你得让那个大叔给你做点吃的带来。”


大野点点头,往嘴里塞了一个玉子卷,双颊鼓鼓地咀嚼着反驳:“松本桑不是大叔,才二十四。”




2


清早在洗脸台前剃须的松本润发现正在刷牙的大野一直好奇地睁大眼睛看着自己。


“怎么了?”他停下手中的剃须刀。


被发现了的大野害羞地调转过头,假装认真在刷牙,眼睛却不住在镜子里的自己和松本脸上打转。


“到底怎么了?”在这半个月来的相处后,松本发现这小孩儿还挺会藏心事,前几天要不是二宫碰巧遇到,他都不会知道这两天大野都是在便利店买饭团带去学校当午餐的。只是因为不想麻烦松本早起做便当而已,“学校有什么事情吗?”


大野智摇摇头,“没、没什么。”


“真的?”说完后松本深刻反省了一下自己严肃的语气是否又给了他心理压力。


大野迟疑了一会儿,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原来松本桑也会长胡子啊……”


松本愣了愣,“那当然,我都二十四了。”




3


惯例的樱井翔的午餐烦恼倾听时间。


“毕竟差了十岁。”今天樱井吃的是烤肉定食,烤肉盛在白米饭上让肉汁和米饭混在一起的感觉让他胃口大开,看起来比以往吃得更香,“对十四岁来说,十年只比他自己的年纪少了四年呢。”


松本润深深地叹了口气,“上周末他还趁我午睡的时候偷偷摸了我的喉结,我不知道该怎么反应装睡在沙发上多躺了半个小时……”


“成长期的烦恼吗?”樱井翔哈哈哈哈地大笑起来,“我像他那个年纪的时候也挺憧憬我有位长辈的,想要成为那样的大人的感觉?别太担心啦,被憧憬不应该很开心吗?”


松本愁眉不解,偏偏头,“说不好……”




4


尽管还不适应当家长的感觉,但松本润一直在努力做一个好的临时监护人。比如猜测大野智喜欢吃什么。


可是不管做什么给他吃他都很开心地说好吃,便当也总是吃得干干净净的带回家。


甚至是他故意多放了很多辣椒的汉堡肉都能面不改色地吃下去,额头上冒了几滴汗之后还能咧着嘴夸他做的好吃。


天天被夸奖可是成就感为零。


松本润今天也很烦恼。




5


一个月之后,暑假来了。


期末考之后,考试挂了。




6


相叶从楼上跑下来和大野一起为了补考复习,但是两个学渣加在一起也不会有任何正面的效果,看着看着书就靠在一起睡得香甜。像是小动物靠在一起取暖一般可爱。


有个庆应毕业的前辈在这种时候显得尤为珍贵。虽然只是给国中生补习。


“还好只是英文和数学。”樱井翻了翻两人的课本和期末考试卷子,“离及格都不远,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两个笨蛋正坐着用闪亮亮的眼睛看着精英学霸樱井翔脱下了西装外套,挽起袖子,解开了领带。


紧接着他们眼中的花火都在樱井翔将领带系在头上的那一瞬间消失不见。


“哟西,FIGHT——哦!”




7


松本桑说的没错,樱井桑是个有着多种可能性的人。 


BY 大野智




8


相叶补考拿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分,二宫很开心,带着他去迪斯尼玩了一圈,两个人戴着米奇的发卡特意到松本家炫耀了一圈。


因为大野的英语补考没能及格。


从松本那儿听说了补考成绩的樱井一脸不可思议,“他期末考试的时候也就差两三分及格吧,这次押重点我也基本都猜对了,不可能。”


樱井翔嘟着嘴思考了一下午,公司里的姑娘们以为他害了相思,咬碎不知多少手绢。




9


灵感总是来得那么突然,樱井一拍手,噔噔噔地跑到松本的办公室。


“我明白了!”樱井又圆又大的眼睛充满了解密成功的喜悦,“他是因为不愿意暑假去冲绳才故意参加补习的!”


松本被他吓了一跳,不管是突然冲过来的样子还是说的内容。




10


从樱井说了那句话之后,松本就总是想到大野。


看起来总是毫不在乎的样子,但其实比谁都更在乎周围人的感受。两个人相处的时候,总是表现出像大叔一样的处世观的他,意外的有些令人心疼。


该中二的年纪不中二,也是令人头疼的一件事。


回家后大野智还是一如既往软软地笑着:“松本桑,欢迎回来。”


也许是心理作用,松本润总觉得他笑得勉强。




11


夜里两个人并排躺着床上,大野智等了一会儿也没听到松本润惯例的那句温柔的“晚安”,已经习惯了的仪式突然缺了一环,他疑惑地转过头看向身边的松本润。


松本也在看着他。


没有灯光的房间里,借着窗外昏暗的路灯,松本润的剪影也还是那么好看。大野智想到对方也在这样看着他,顿时害羞起来,赶紧转过头盯着天花板。


“智君,”松本轻声叫他的名字,“下个周末,要不要一起去冲绳?”


大野智连一秒都也没考虑便大声回答道:“不要!”




12


被松本润从床上提起来的大野智正坐在床前,可怜兮兮地仰视着坐在床上的松本润。


“你不可能一辈子不跟你妈妈和她的新家族见面吧?”


“但是我现在去冲绳也只是拖后腿而已……”大野垂下头,弓着背,看起来更小了。


“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不会说话讨人喜欢,也不太知道怎么和人相处……万一让对方对我妈妈有负面印象怎么办……”


“我猜也是……”松本润叹口气,“不过谁告诉你你不讨人喜欢了?”


大野智迟疑着说:“我自己?”


“笨蛋。”松本润捉着他细得很好看的手臂将他抱在怀里,“我从来没这么想过,你的妈妈肯定也从来没这么想过。智是我见过最讨人喜欢的侄子了。”


“……你也就认识我这么一个侄子吧。”


大野智嘴上这么说着,躲在松本润视野的死角里擦了擦眼泪。




13


大野智在补习结束后收拾好行囊一个人坐上了去往冲绳的飞机。剩下一个月的暑假,他都将在冲绳度过。


飞机起飞前松本润收到一条短信。


“不要太想我哟(笑)”


看来还是有中二的部分隐藏在他体内。松本润不自觉笑出了声。





评论(27)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