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 CALL ME CALL ME (I)

爱❤

 

年龄操作(突然意识到最近都忘了挂这个了)

 

MN24,AO14

 

反正就是该做正事的时候都在更文就是了

 

===========================

 


 

1

 

跟着二宫回到家门口的相叶紧张了起来。

 

昨晚确认完游戏机是否存活后脸色铁青的二宫背过身低着头不看相叶:“你满意了?”

 

他说话越平静相叶越难过,但是相叶还是无法道歉。

 

在这种时候道歉也没有用,除了道歉他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

 

他踌躇了很久,二宫依旧没有看他,他在等着相叶开口,只要一个对不起或者我错了就是两人和解的契机,但是相叶难得的倔强让二宫因为财政损失燃起的怒火愈烧愈旺。

 

“今天你就在客厅睡,我不想看到你的脸。”

 


 

2

 

相叶不想再躺在沙发上蒙着毯子一个人偷偷抹着眼泪了。

 

他好好反省了自己可还是觉得一肚子气。尽管最后是自己干了坏事,但如果最开始Nino就遵守约定的话,什么都不会发生不是吗。

 

等着二宫开门的间隙,相叶用固执的怒气化解了紧张,进屋就闷闷地坐在矮桌前一言不发地接着写作业。

 

二宫没搭理他,按照以往的节奏先去浴室放好热水,回到屋里换上室内服靠在沙发上打开电视当背景乐翻开昨晚看到一半的书等着洗澡水放好,宽松的运动衫让他看起来像个高中生一样,袖口露出他短短的圆润五指,翻着书页的样子也很可爱。相叶习惯性地用余光偷瞄着。

 

二宫知道那家伙都在想什么,昨天会突然发怒的理由他也清楚,只是没预料到这次怒气值积攒了那么多,也许确实是自己平时忽略他太多造成的后果。昨天也是因为突然造成的经济损失,所以一时冲动说了那样的话,才让两个人整整一天没有交谈。他喜欢安静却并不喜欢尴尬的沉默。

 

现在气消了冷静过后他也自我检讨了一番,上班期间也忍不住一直去想相叶是不是还在生气,这比修理费更让他难受。

 

明明想让他的眼神更长更久地停留在自己身上,但总是忍不住作弄他试探他的底线,也许这就是他天生的坏毛病吧。

 

作为一个成年人也还真是不够成熟。二宫托着下巴叹了口气。

 


 

3

 

浴室里突然响起洗澡水烧好的电子提示音,二宫和相叶都不自觉地抬起了头。

 

往常相叶总是嚷着要和二宫一起洗,今天却恹恹地拿笔在草稿纸上划拉着,大概也没报希望二宫会让他先洗。

 

看起来还真是有点可怜。二宫放下手中的书,觉得是时候展现大人的包容度了。

 

“呐,要一起洗澡吗?”

 


 

4

 

相叶突然就哭了出来,坐在矮桌前抱着双膝呜咽着豆大的泪珠就这么流了下来。

 

“对不起!呜……我把游戏机都弄坏了,Nino……对不起……”

 

“笨蛋。”二宫败给了小孩子的眼泪,彻底心软了,坐到相叶身边,揽住他还没长开的肩膀,拍了拍他的头。

 

“我以为Nino一定会讨厌我了……”相叶偏着头,枕着自己的膝盖,泪眼汪汪地盯着他,“要是游戏存档都没有了……Nino肯定会把我赶走的……”

 

“怎么会,”二宫用手指替他抹去脸颊上挂着的眼泪,少年的脸触感很好,让他忍不住加长了手指停留的时间,“是我该先说对不起的。别哭了,我现在罪恶感好强。”

 

相叶听完笑了起来,眼泪同时还在往下掉,“为了让你记得下次不要再放我鸽子了。”

 

二宫使劲掐了一把他的脸蛋,“好好好,不会了。去洗澡吧。”

 


 

5

 

相叶顶着一头泡泡笑得很开心。因为二宫嘴上说着麻烦,帮他洗头的双手却非常温柔。

 


 

6

 

洗好澡的大野趴在地毯上画画,穿着上周末松本买给他的那套法兰绒条纹睡衣,嫩绿的颜色衬着他肤色很好看。

 

大野觉得裤管有些长便卷了一些上去,细细的脚踝就这么摆在坐在他斜后方靠着沙发看文件的松本面前。

 

电视上播到一只欢快的广告曲,大野嘴里跟着哼调子两只脚丫子跟着节奏摆动起来,看着这一幕的松本眼中不自觉地浮上笑意。

 

“松本桑~”大野轻飘飘地叫他的名字,“能帮我换台看闲聊007吗,今天小泉桑要去宣番。”

 

小泉是大野喜欢的从偶像转型演员的一个女星,能让大野记住她上番组的时刻表这点让松本有些醋意。

 

“嗯。”松本撑起身去拿茶几上的遥控器,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手指搭在了大野白白的脚踝上。

 

“唔!”大野惊呼了一声抖了抖,飞快地蜷起了腿,一脸无措地回头望着松本。

 

“抱歉,”松本举起双手表示无辜,“不小心碰到了。”

 

大野红着脸摇摇头:“不,没事,我……我也不知道会那么痒。”

 

说完大野小心翼翼地舒展开身体坐起来,盘起腿,将脚踝保护了起来。

 


 

7

 

很久之后松本润告诉他那不叫痒,叫作……

 


 

8

 

离大野的生日还有一周,松本在日程表上的11月26日上画上两个圈,早早地烦恼起送什么礼物好。

 

相叶打算用仅剩的零用钱给大野买一本速写本,町田没花一分钱从亲戚那儿要来了一张武藏野美院最近办的特展的门票,而二宫……打算把刚打通关的塞尔达卡带送他。

 

衣服,鞋子,手表,画册,他往常已经无意识地替大野买了不少,生日时若是再送这些会显得太平常。

 

好久没有出场机会的樱井桑在午餐相谈时再度坏笑道:“把自己打个蝴蝶结送他咯?”

 

“……这种梗你也玩过吗?”松本嫌弃地拨开他指向自己的筷子,“キモイ。”

 

“噢好冷淡~前辈好心的建议竟然被说恶心,”樱井掩着脸嘤嘤嘤假哭了两声又瞬间变回正经端正的姿态,“十四岁啊,送什么合适呢,让我思考思考。”

 


 

9

 

同时,拼着桌子一起吃着便当的中学生们也在开心地聊着天。

 

町田提出他有些在意的问题。

 

“为什么你们都叫二宫桑叫Nino但是叫松本桑就叫松本桑呢?”

 

相叶想了想:“因为二宫是我表哥,但是松本桑是哦酱的叔叔?”

 

“但是辈分上来说你跟二宫桑同辈,二宫桑是松本桑的同辈,同理可得,你也是哦酱的长辈哦?”

 

“诶?!”相叶惊呆了,大张着他菱形的嘴巴眨巴眨巴眼。

 

大野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评价道:“真是令人困扰啊。”

 


 

10

 

夜里,入睡前大野将这个问题抛给了松本,问:“难道相叶真的要变成我长辈了吗?”

 

他嘟起嘴塌下来眉毛的委屈样子,让松本看了忍不住发笑。

 

“那该怎么办好呢……”松本假装很苦恼地思考了一会儿,道出他图谋了很久却一直找不到合适机会讲出来的想法,“以后叫我下面的名字好了。”

 

“润……”

 

“嗯。”

 

“……桑”

 


 

11

 

太有礼貌也不是很好的事情。

 

松本润看着钻在他胳膊下面已经睡熟的少年,悔恨地想着。

 

关节分明白皙修长的手指拨开大野额上的碎发,手指划过光洁的额头一寸一寸温柔地触摸着他的面颊。

 

再等等,他对自己说。

 


评论(38)
热度(98)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