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润智] CALL ME CALL ME (O)

 @润智润小黄文存放处 我更新了,抚慰苦苦复习的你!

以及求好运QAQ


============

1

离上一次松本润看到大野智留已有二十九个小时。

下班前不久开始下起雨来,雨不大,回家时松本也就没借公司的伞,没有什么理由,他觉得今天淋淋雨也挺好。

雨势在电车到了代官山之后突然大了起来,只有一个公文包能挡雨的松本变得很是狼狈。

他全力奔跑进了一家便利店买了把伞,可就这短短的一段路,他的头发也已经彻底湿透,肩膀和裤脚也一样。

前些日子刚剪出刘海的新发型,一旦塌下来就有些滑稽了。松本皱着眉头在便利店的玻璃门上捋了捋头发,将刘海变成了背头,他的额头饱满方正倒是很适合这样露出来。只是因为他轮廓较深,这么一弄看起来就不如平日温和,似乎藏着的戾气都跑了出来。

可是再好看也被这雨水弄得狼狈不堪。总是在意这点的松本,对着玻璃上自己的倒影不悦地咧咧嘴。

快到家时松本的心情已经跌至谷底。他心爱的皮鞋在回家路上不小心被他踏进了浑浊的水坑里,湿透的袜子还有砂砾跑进鞋里的感觉让他真的非常非常不愉快。

距离公寓明亮温暖的门只有最后一个转角,一面期待着赶紧泡个热水澡,一面想到之后需要好好处理保养下鞋子西服还需要打扫玄关必定会出现的水迹,实在是愉悦不起来。

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好好地借一把伞呢?松本气自己一开始错误的决定,转念一想又对那个让自己动摇的家伙生气起来。

如果昨天他没有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自己怎么会做出这么愚蠢的决定。

松本叹口气,抬头看了看头顶那片黑压压的天,明年就要迈入三十代的他在这一点上还是那么没有进步。

转过街角,公寓楼里各家各户都亮起了温暖的灯光,除了自己的那个窗口。

曾经也有一个人天天为晚归的他点着灯,等着他回家后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对他说“欢迎回家”。 

回想起来自己做过的所有让他后悔不已的决定,都和那家伙相关。


2

松本在公寓门前郁闷地抖了抖那把便宜的塑料伞,心情不好的时候连从伞上滑下的水珠都能让他皱着的眉头加深。

他盯着自己湿淋淋的裤管和沾满泥水的左脚,烦躁地将滑下的额发再次捋到后面,然后在这时候有人叫了他的名字。

松本想,他大概是幻听了。

过了几秒,那人又叫了他一次:“松本桑。”


3

松本润一直在想,自己无法忘记的原因,也许就是因为那家伙不管在多少岁时,周身总是带着一样的氛围,和他说话的语气,看着他的眼神,对他展现的笑容,都和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喜欢上那家伙时一模一样。


4

松本抬起头,看到同样湿淋淋的大野蹲在公寓门口看着他。

“你怎么来了?”松本掩饰不住自己的惊讶,脑袋里想的问题自然也脱口而出,说完他才发觉有些不妥。

大野摸摸鼻子,也知道自己的到来有些突兀,望向松本的眼神很是心虚,他说:“我妈妈寄了冲绳特产来,让我拿一些给你。”

松本注意到他脚边的箱子,上面也有被雨淋湿的痕迹。

大野显然也注意到了这点,很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我想赶在松本桑下班前过来,没想到路上开始下雨了,我也没找到地方买伞,就只好这么过来了。”

“你难道不知道先打我电话吗?”说完松本又抢着说道,“也对,你都没问我。”

大野不安地捏着自己的袖角,沉默了好一会儿小声说:“我昨天太紧张了没敢问……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不好意思。”

松本真想在他屁股上狠狠踹上一脚,教训教训他好让他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你先跟我上楼吧。”


5

进屋第一件事松本就将大野推进了浴室,扔给他一件干净的T恤和长裤,“你先洗个澡,感冒就不好了。”

大野怕冷也或者有别的想法,总之没拒绝,乖乖进浴室洗了起来。

趁这时候松本打扫起了玄关,也擦干净了自己的皮鞋,还有大野的球鞋。两个人换下来的衣服也都丢进了洗衣机里。

然后松本突然想到,衣服洗了,大野今晚也得留下了。

他到底为什么顺手就将那几件皱巴巴的衣服丢进了洗衣机的。


6

“没关系,松本桑借我两件衣服我就能回去了,”大野挠挠脸颊,“我本来也只是来送东西,见到松本桑就该走的。”

松本这次不止想踹他屁股一脚,更想狠狠揍他屁股一顿。

“你就这么不想跟我呆一块吗?”松本不喜欢掩饰情绪,他希望得到答案。

大野转头就见到松本生气的表情,连忙摇头辩解:“不是!”

“那是为什么这么着急要走,外面雨那么大,”板着脸的松本递去一杯刚泡好的热可可,“感冒了怎么办?”

大野抱着暖暖的马克杯,那是当初两人一起在家居店里选的,绀色的底座上围着一圈浆果色的鱼。自己偷偷跑掉时没能带走而留下来的唯一一样东西。

“谢谢。”大野的脸颊浮上一层潮红,惊讶地说:“这个还留着啊。”

虽然是刻意留下来,自己有时候也会用,但承认似乎就输了什么。

松本别过头站起身,一边往浴室走去一边回了句:“不是刻意的。”

好吧,听起来更刻意了。

大野软软地笑了两声,松本别扭的样子都被他看在了眼里,他用愉快的语调叫住松本:“松本桑。”

“干嘛?”松本知道这上翘的尾音代表什么,却偏要装着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大野笑着将眼睛眯成一条线说:“今晚就打扰了。”


7

松本洗好澡出来后发现大野将土产都从箱子里拿了出来,已经在茶几上分类摆好。

冲绳松本只在小时候去过一次,对于那时的记忆已经非常模糊,桌上这些东西里能叫出名字的也不多。

大野看他样子也猜到了,主动替他介绍起来,毕竟在冲绳住了几年,说的时候无意识地还混了写冲绳方言进去。

松本的注意力在中途就被大野的嘴唇吸引了去。

并不是糟糕意味上的吸引,只是因为介意喝完热可可之后在他唇角留下的痕迹。

是告诉他还是干脆替他擦掉好呢,松本犹豫了一会儿,思考中发现大野比十五岁的时候其实长高了不少。

之前也意识到一点,但近距离接触比之前感觉更明显。松本微微倾身想对比看看,靠近之后看到大野染黄的头发上长出的黑色的发根。

“你头发什么时候染的?”

松本突然冒出这么一句疑问,正在讲着金楚糕和红薯蛋挞的大野迷茫的抬起头。

“嗯,”大野望着天花板回忆了一会儿,“高三下半学期染的。呆的那个学校没有关于头发的规定,朋友说我大学要来东京读,得弄得时髦些。”

“哦,”松本挑起大野颈上一小束头发,捏在手上,“你以前黑发也挺好看的。”

大野抿着嘴笑笑,问:“那我染回去?”

松本摇摇头:“不用,这样也很好看。”


8

尽管大野还是大野,松本还是松本。

分开的这四年,每分每秒都切切实实地在大野的身上留下了松本所不熟悉的痕迹。。

他有很多问题想问大野,有很多故事希望大野讲给他听。

想问他,他的心是否也在这毫无音讯的四年里走向了别的地方。

是否不像他的一样,还停留在四年前原地踏步。

他期望的答案是否定的。


评论(36)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