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润】高塔之上 chapter.9【哨向AU】

重逢啦(某人威胁我说我再不让他们日起来她就要弃坑了,吓cry我

于是我没骨气地跳了好大一段剧情……

=============

樱井和大野并没能拿到合训的第一名。

第一次对人战斗让年轻的哨兵和向导都有些过于激动。在这之前他们都只和模拟器里的AI对战过,比起机器,人的战术要灵活得多。至于以往大野同中居或者稻垣的对战练习,被单方面地压制,大野可不好意思称之为实战经验。

还好在只剩最后四组成员时大野在稻垣的凝视下回想起自己所谓的低调路线,在对方哨兵的攻击下装作体力不支和樱井一前一后被送出场外。

而二宫在这一轮碰上了山本,对同学毫不手下留情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对对方展开了自己擅长的攻击。但山本对上二宫,很快便露出了颓势,这是她自己也预测得到的结果。二宫的能力比起她的在实战里更实用。不知不觉间山本和搭档都转为了防守。尽管山本的体术在一定程度上做出了补救,但并没能摆脱败局。

最终战上,二宫也装作不敌对手故意输掉了比赛。用他的话来说,既能避免树大招风又能拿到很多积分。他没有掩饰愉悦的情绪,连凑上来道贺的相叶也得到了他微笑的回应,然后下一秒张开他带着笑的嘴对相叶说道:“你可真弱。”

相叶也没反驳,垂下头盯着自己的鞋尖,像是做错事的小孩一样,沉默着用手指揪着转头要走的二宫的袖口,“Kazu,对不起,我没有能变强。”

大野能嗅到他和二宫的信息素,互相吸引着无意识地交融着,这样可有些不妙。大野想了想,上前一步隔开了两人。在相叶因为大野突然的介入而发怔时,他拖着二宫回到了稻垣身后的队伍里,只在离开前对相叶挥了挥手,说了一句:“这地方不合适讲话。你最好找到中居和木村导师,他们会替你安排。”

二宫湿漉漉的眼神从相叶身上移开,埋怨地瞪了大野一眼,像是怪他多管闲事。但既然他没有挥开大野没有用力的手,这就足够说明他并非不愿意。

而就大野来讲,这还是两年来第一次,他为二宫做了一件像朋友会做的事。

深夜被叫到导师家里并不是第一次,松本也并没意识到今天会和往常有什么不同。

松本的导师叫做松冈昌宏,和驻守拉法斯的长濑中校都曾在松本的祖父手下任职,现在各自在不同的地方有着很不错的发展。松冈在松本觉醒后便受到松本中将的嘱托成为了他的导师,让松本在课程外也能接受高手的指导。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会凭着本能战斗的小哨兵了。尽管还未任职,却也因为家中的关系参加过不少任务,松冈也时常会带着这位胆大心细的后辈一起行动。

转职成为警察官的松冈非常看好松本,在追捕行动中若是带上松本,不仅是对疑犯的味道之类的线索,就算对方用道具消除了痕迹,他也能通过一些留在现场的小线索捕捉到犯人的踪迹。哨兵总是过分信任自己的五感和他们的向导,但松本不一样。作为一个未结合的哨兵,他的思考方式和普通人更贴合,对向导也不似别的哨兵一样热情。

就在最近的一次追捕中,本该有嫌犯藏身的安全房里却出现了一名正处于结合热状态的向导,松冈很快便下令让未结合的哨兵都远离现场但和他一起冲进安全房的松本却必不可免地受到了影响。担心未结合哨兵对向导产生追猎的本能会影响侦察,松冈毫不犹豫地一记手刀劈向松本的后颈,不料却被松本闪开了。松本往嘴里塞了一把向导素借此压制结合热对他身体的控制,眼尖地在安全房里发现了重要的证物。

年纪轻轻便成为首席哨兵的松本中将之子有一位早就看中了的向导,还因为他屡次拒绝了别的向导,这是首都星上人尽皆知的事。但一直以来松冈都以为这是松本固执的表现之一。但他能在结合热面前表现得如此冷静,松冈甚至开始怀疑他的学生是否早已和那位向导进行了精神结合。

被他们救出的向导清醒了过来,很多事情开始往意料之外的方向发展,今天松冈也是因为这件事将松本叫来自己家里。

“被绑的向导昨日恢复了意识。除了结合催化剂外她身上还有过量抑制剂的注射痕迹,所以她也没能感知到对方的信息素,也没法探知到有用的信息。但是她在无意间,听到了犯人和别人的通话,”松冈顿了顿,“我们已经确认了她证词的真实性,这也让事情变得更复杂了。我现在有一项任务,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去。但是这项任务既不属于警察部门也不属于军部……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如果你有顾虑的话,现在就回去吧。”

松本看着松冈,对他来说亦师亦友亦兄的这个人,松冈深邃的眼神里包含着秘密也有对他的信任和期待。松本问:“我可以相信你吗?”

“当然,在你十岁的时候我们可就有了男人间的约定,”松冈握拳重重捶上在松本的肩头,“我绝对不会对你不利。”

翌日清晨,松本便按照松冈交代的一个人先行离开了首都星,乘上了前往向导星,松岗口中组织的本部所在地的飞船。

樱井和大野在飞艇坪的等候区不期而遇。

“啊咧?大野君来接朋友?”大清早的等候区很冷清,樱井在空旷的大厅里一眼就看到正在打着瞌睡的大野。

大野打着呵欠摇摇头,指着时刻表上也不知道哪一行说:“中居没说是谁,只说我应该认识。本来是我和二宫一起来接的,但是中居把他丢去跟相叶玩了。”

“丢?”樱井试图在脑海里勾勒出那个场面。

“对的,丢。”大野回想起中居提着二宫的领子把他丢进静室时那个不怀好意的笑脸不禁打了个颤,“樱井君呢?来接朋友吗?”

“嗯,我的好朋友,说是过来看我,”樱井的不自觉地抓挠起下巴,“不过我想应该还有别的事。”

“嘛,有朋友来看,总还是很开心吧。”大野笑了笑。

樱井看到时刻表上的第一栏变成了已着陆,开心地跟大野汇报:“我朋友到了,我先去出舱口那边等他。”

大野跟了上去说:“好巧,我等的那个也是这班。”

“组织派来的新人吗?”

“大概是吧。”

樱井“唔”了一声,说:“那一会儿在我朋友面前可别说漏了嘴。”

大野注意力都放在了不知何时会打开的出关口上,撅了撅嘴当做回答。

旅客们陆陆续续地从感应门后走出来,大野开始有些担心中居说的自己应该认识的这个人,他到底是认识还是不认识,会不会在他不知不觉间人已经走过了他面前。大野紧张地回过头在那些已经背对着他走远的身影里搜寻起来,却听到身旁的樱井发出了惊喜的叫声。

“啊!这里这里!”

大野好奇地回过头,看见了那张他以为不会再见的脸,对方也同他一样震惊。

“是你啊……”大野喃喃道,那个坏心眼的中居,早知道会有这样的场面却不肯同他讲清楚。

那个哨兵向他迈出了第一步,大野的心跳便猛地加快,他想这两个哨兵也一定听到了,他不安地用精神力将自己一层层地裹住,隔断了哨兵的五感和那股隐隐约约飘向他的味道。

“松润?大野君?”樱井一头雾水地看着自己的朋友和新伙伴从刚才起就跟有仇似的狠狠地盯着对方,他的声音完全唤不回两人的注意。只见松本越走越近,直直站在了大野的面前,露出了足够好看却让大野感到有些渗人的笑。

“大野桑,好久不见,”松本的开心地笑出了声,对着大野露出的上排牙齿雪白雪白的,已然准备好将他吞吃入腹,“终于,又见到你了呢。”

“是啊……”大野错开视线,低头盯着松本搭在行李箱上的手指头,结结巴巴地说,“没想到你竟然会是那个新成员。”

松本不自觉地咬了咬唇,抿起嘴笑着道:“确实,连我自己也没想到会这么巧。”

终于能抓住话题的樱井适时插进了话题,添上一句:“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既然大家都认识,我们就先一起回去再说吧?我连早饭都没顾得上吃就来了。”

松本愉快地点点头,转过头对着大野问道:“那就拜托大野桑带路了。”

评论(22)
热度(74)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