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 君の夢を見ていた PART.1

吐花病PARO……看了看自己好久都没更新过了打算拿很久以前开的脑洞随便混个更。

           有没有第二章还说不准    


1

大野智坐在波多野卓巳的面前。看着这个明明笑得很爽朗却有些阴郁的医生用镊子翻动着器皿上盛着的花瓣。

“大野先生不用太担心,近来患上这种病的人不少。虽然有些奇怪,但对身体没有什么影响,”波多野微笑着替大野讲解病情,“不过像大野先生这个年纪患上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的,也是少见呢。”

大野摸摸鼻子,窘迫地点点头,指头无意识地抠弄着袖扣,问道:“医生,这个病能治好吗?”

“当然,大野先生,”波多野笑着鼓励他,“告白就是你的‘LAST HOPE’哟。”


2

第一次是在出外景时。

那时,松本润站在他身边,好闻的香水味道钻进他的鼻子里。大野的耳根有些发红,不自觉地往后退。松本转过头小声问他,是不是不舒服。

松本看着他的双眸里像有银河在闪耀。这并不是照明的缘故,只是在大野看来松本的眼睛就是山野上的夜空,沉静却耀眼。松本一张一合吐出撩人声音的嘴唇,看上去那么需要他狠狠地咬上一口。

这一切都是他自作多情的想法,他只能在日复一日的日常里,将他对松本的爱慕都藏在最普通不过的对话背后。

大野用微笑回答了松本的问题。他心底泛滥的爱意,变作喉头急需倾吐的表白和情话。

但这场单恋必须终结在他的咽喉里,腐烂在他的胃里。一旦说出口,就会必然地失恋,而结果就是自己也再无法同松本一起工作,连唯一的羁绊都会这么简单地失去。

所以松本频频转身确认他是否还好的关心,都是多余的,只会让他更加难过而已。

那些禁句争先恐后地要从他的唇齿间逃出。大野忍耐着,却反胃般难受。

他无法控制自己干呕的欲望,捂住嘴,微微侧过身,在摄像机无法拍到的地方顺应了生理反应。

有些异样的触感在唇上划过,大野以为自己真的呕出了胃液或是别的什么令人恶心的东西,皱着眉头低下头却看见手里一捧淡色的花瓣。

大野偷偷将花丢在了路旁的垃圾桶里,静静地等着录制完毕。


3

“病因就是你对某人的单恋。大野先生应该也察觉到了吧,每次对对象的爱慕出现时就会产生吐花的症状。这些花就是你内心无法表达出来的酸酸甜甜的情绪。没有能够根除的物理方法,目前已知的痊愈病例,都是在告白并且两情相悦后。”

波多野在处方单上写了些东西,医生的字迹一如既往地潦草。大野定睛一看“建议药物:《101次告白》DVD一套。”

这不忍直视的偏方,大野苦笑着接过。


4

在第一次之后,大野开始频繁地吐花,不止在工作时,有时在家里一个人看着书都会因为一些毫无干系的细节而吐出花来。对工作的影响愈来愈大,没过多久便瞒不住了。

“吐花病?”二宫摸着下巴揶揄道,“名字倒是挺风雅。”

“我都没听说过还有这种病。”樱井拿出手机查了起来。

相叶总想伸手去碰大野嘴角冒出来的花瓣,大野只能狼狈地在乐屋里躲来躲去。

“别玩!碰到会传染的!”大野一边说话,一边将飘出来的花瓣锁在手心里,“我这样子工作就够难做了,你可别也被传染了。”

相叶悻悻地坐回沙发上,但仍是一脸渴望地看着大野丢进垃圾桶的花瓣们。

松本坐在大野对面,手上玩着空掉的纸杯,什么也没说。只是一抬眼,对上大野游移着的眼睛的瞬间,那双似乎乘载着千言万语的眼眸便将大野的魂魄钉住,让他又一次心悸起来。

眼角似被灼伤一般发起烫来。大野讪笑着低下头,试图如往常一般自然地藏起自己的窘态:“这病暂时好不了,大概得麻烦你们一些日子……”

大野的话还没说完,樱井突然地叫出声来:“啊!”

大野顺着樱井的手指的方向一摸嘴角,毫无意外地触到了柔软的花瓣。

果然,自己龌龊的想法,全都变得藏不住了。

 

评论(32)
热度(115)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