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润】君ハ誰ヲ思フ 2

我,居然,更新了

阿智智生快!!!!

在这大好的日子,我到底写了什么东西(抱头


这篇本来该是给E酱饼哥和润润的生贺(ntm

前文点我

====================================



【腐向】 理性讨论究竟是渔JUN青天高还是JUNTOSHI青天高


1 不是想引战


最近这两家在各种串里掐架,惹得谁都不开心

不如开个专门的讨论串,不管站哪对CP,觉得自己糖多,就上锤咯


2 = =


渔JUN拿得出什么来,怜爱30s


3 = =


挑架的意图不要太明显,装什么路人

JUNTOSHI家的不就天天嚷着自己糖多吗,这副嘴脸也是看够了


4 = =


陈述事实而已,跳那么高是不是被踩痛脚了

呵呵


5 = =


邪恶路人看到JUN今次翻跳没用渔桑的歌还是很震惊的


6 = =


所谓的‘心中的偶像’说法彻底破灭,呼哈哈


7 = =


抛开腐向不谈,单论JUN对唱见的欣赏程度,渔桑绝对是第一


8 = =


确实,除了这次这首,之前只要是渔桑唱过的歌,绝对用的都是渔桑版本

其实我会入渔桑的坑都是托JUN的福,尽管我站JUNTOSHI(


9 = =


我愿意出5万円募集一位触来画JUNTOSHI渔三角本,R-18的!!!!!

想看!!!!!

烧心地想看!!!!!!!!!!!!!

或者渔SATOJUN!!!!随便怎么排列都好!!!!


10 = =


>9 邪道!!我喜!!


不过我印象中三个月前的comic con上就有一个三角无料本了


11 9L


很不幸的消息,那个本子是我出的……

我想吃别人的粮,发自内心,看在我无料本安利的份上,给我希望————


12 = =


怜爱30s

吃三角基数本身就少,再加上掐架那么凶,要安利出去不容易噢


13 = =


别,JUNTOSHI从来不带渔桑玩,3P什么的没有道理


14 = =


似乎除开最早的三作和最新的这次,JUN的舞都用的渔桑的歌?

这次到底为什么突然又改回本家了,意味深


15 = =


天惹,你们脑洞好大,我喜


16 = =


3P什么的,绝对不允许!

绝!对!不!


17 = =


哇......居然有人真情实感上了,人家爱萌什么就萌什么,你脸有=____________,=这么大


25 = =


要撕逼的出去自己新开个串,别毁这个……


26 = =


舞见区昨天有个说自己♂时不时会梦到自己相棒♂污污的场景

地址点我!大家,怎么看!


27= =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要代入了,瞬间脑补十万字


大野坐在空荡荡的练习室的一角,看着松本专心致志地练习。汗珠子从下颌滑落隐没在宽松的上衣里,跟着啪嗒一声从他伏下的腰上滴落。

大野无声地咽了口唾沫。最近他似乎有些不大对劲,总是对着松本发呆,脑袋里会出现一些不该出现的画面。练舞穿的裤子腰太低,领口太大,从镜中看到的那双眼睛太专注,老是惹得他分心。

松本跳累了,也坐下来休息,一边拿着毛巾擦汗一边和大野讲话。“大野桑,你最近老出错。是出什么事了吗?”

“这个是……”大野尴尬地别开头,“没什么……”

“不是受伤了吧?”松本说着伸手摸上大野的脚踝,“扭到了的话一定要好好休息才行。”

“没没没……”被松本触到的肌肤窜过电流,大野惊得往后缩了一截。

“我弄痛你了?”松本更加确信大野是受伤了,“需要冰敷吗?”

“真的没有!”大野用激动或生气时会跑出来的尖嗓吓退了松本就快撩起他裤腿的手。

松本手僵在半空,震惊后一双大眼露出些许疑惑,眉毛一搭就是大写的委屈。

“真的没有……我没有受伤。”大野徒劳地补救了两句,想了想索性换了个话题:“这次选的曲……”

“《ツンツンごっこ》,有什么问题吗?”

曲子是一个月前松本定下来的,大野编舞也完成得差不多,两人开始断断续续地排练。松本想不出大野突然提起它的理由。

“上星期,渔桑也出了这首歌。要用他的版本吗?”大野看似漫不经心地提问,松本却听出了一字一句中潜伏着的荆棘陷阱。

松本挑眉:“本家比较好吧。”

大野仰着头直视松本,追问道:“为什么?你从前不是一直都用他的歌吗,我还以为你喜欢他的声音。”

“喜欢是喜欢……”松本说道一半突然打住,改了口,“其实我是更中意Nino做的后期。”

“哦,确实Nino的后期做的好。”大野板起脸,松本不明白哪里没合他心意。他藏不住心事的这张脸松本一直很喜欢,因为省心。可这次他就算知道了结果,却依然怎么也推算不出起因。

明明按照那些人的说法,在这时候他是在介意那位和他没多少联系的唱见,现在大野的表情又否定了这些,难道自己真的多想了?

松本心里空捞捞,别过头藏起自己气鼓的脸。

“我挺喜欢渔桑的,随便你吧。”大野没理会松本的小脾气,丢下这句又跑回去练习。

松本自己选的歌被刻意调高音量的音箱唱响,化作音浪打散了两人的思绪和没讲出的话。


大野心烦意乱地与松本在电车站前分开。不会开车的他总是搭松本的便车,而松本也总是不管两人的家住在正相反的方向,任劳任怨地回回都先将他送回家才掉转头。

大野曾经坏心眼地不开灯进入家中,走到窗前看到那台松本的父亲送儿子的成年礼物,那台黑色仍然很惹眼的GTR。

不知松本身边多少女生都幻想过这样的场景,松本趴在方向盘上半是惆怅半是不舍地等待着自己点亮起居室的灯光,之后一言不发地安心离开。

不去爱上这样的人是件很难的事。大野拖着疲惫的身体上了电车,对比着线路图一路换乘,差些走错站,好不容易终于赶上了总武线。

他不常乘这条线路,因为总得来讲他出门访友的机会不多,但是今天他大概需要友谊的力量。

二宫和相叶同居的公寓就在车站步行五分钟距离范围内,大野拖着步子硬生生地多走了一倍时间。按门铃时他的手有些抖,摁了两次才听见响。

相叶开的门,黑眼睛瞪得老大,惊奇地回头叫二宫:“是Ochan!”

“他怎么来了……”二宫没有从沙发上起来的意思,“今天晚饭我要吃生姜烧肉。”

大野拉住准备转身的相叶。

“嗯?怎么了ochan?”相叶担心地拍拍他的胳膊。

大野低着头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没精打采。虽然他常像霜打过的茄子一样懒洋洋的,但看起来不忧郁。

相叶想,大野就像被雨淋了又被人抢了小鱼干的野良猫。

“我失恋了,”大野说道,“我不高兴。”


评论(25)
热度(100)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