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 君の夢を見ていた PART.6

我爱短更,无法自拔


============================

23


那是松本继大野之后将病情刚刚告知众人的时候。

“Nino,你不觉得有点怪怪的吗?”

相叶趴在二宫耳边说悄悄话。相叶讲悄悄话的技术太差,呼出哧哧的气淹过大半声音,二宫必须一边躲痒一边辨认每个音。

“哪里怪了?”二宫拧拧自己的耳朵,驱走那阵麻劲儿。

相叶神秘兮兮地努嘴,指向面对面坐在桌旁呸呸吐着花瓣的大野和松本。

“嘴里吐花的时候你都没觉得怪,现在有什么好奇怪的。”

相叶声音又降了个调,叽叽咕咕地继续弄痒二宫:“你不觉得松润病得蹊跷吗?大野的病症出现之后,没多久他也得了。明明从来没碰过花瓣。这个病,真是很稀有的吗?”


24


二宫承认自己是受了相叶不时迸发的灵感的影响,从那之后总是不自觉地将松本和大野带着违和感的动作表情纳入眼底,纳入了脑内的“成员异动数据库”。

总是会注意一些小细节,是他的坏习惯。

经过长时间的数据累计,二宫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答案。意外的是,他的心里的某个地方似乎早就料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二宫想,是时候轮到他出手解决团体的危机了。

像这种棘手的人情案件,平日里二宫侦探是断不会接的。但谁让这是主线任务,不做不能通关呢。


25


以上的记忆突然从脑袋里蹦出,端着高脚杯摇头晃脑的二宫总算记起自己是来多管闲事,而不是来听松本念叨下半年演唱会的演唱会该怎么打光的。

“等等等等等等。”二宫喝得太多,一开口就有些大舌头,说起话来像打不远的连珠炮,“松本润,我我我有话要……说。”

松本闭上嘴,也许是被二宫反常的样子吓闭嘴的,连手上的酒杯也一并放下了。

“我跟你讲,你这样子,是不行的。”二宫的啧嘴的模样和那几个大叔演员如出一辙,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人家的饭吃多了,受了点不好的影响,“你给大家带来麻烦了你知道吗!”

松本乖巧地点点头。

“哎,你一直都是个让经纪人省心的好艺人,他们,也还有我,都也挺依赖你……”二宫说着又喝了一口,“但是这病,吐花什么的真的给大家带来麻烦了,你明白吗?”

松本依旧乖乖地点头。

“再这样下去,要是病情恶化,瞒都瞒不住,你你你和那家伙怎么办,我可,我可不想分道扬镳啊。”二宫说着说着又喝了一口。

松本迟疑着点头附和。

“所以,所以你得赶紧痊愈,管他黑的白的男的女的,你都得告诉他。”二宫一拍桌子,摇摇摆摆地起身,欢快地提议:“对了,不如就现在,给他打电话。”

二宫突然变得欢快的脸吓得松本抖了个激灵,偶尔相叶这么笑着拍手的时候他也会这样。松本捏捏鼻梁,试图劝自己放轻松,别去理会那股不好的预感。


26


松本的直觉在这样不妙的时刻似乎挺灵验。

二宫从松本外套兜里摸出手机,手指灵活地拨起了号,然后递给松本,动作快得似乎刚才喝醉的样子都是演出来的一般。

松本怕他瞎闹想趁着接通前赶紧挂掉,低头一看却吓了一跳。就这么一迟疑,对面便接通了电话。

“喂?”

大野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了出来。

“喂?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评论(30)
热度(85)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