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竹马】俺たちの夏は終わらない その四

之前把末子写成了一年生,这里改了下,第一章也一并改了

===

相叶带二宫去的居酒屋生意很好。店面不小的居酒屋里挤着数十张有大有小的桌子,不管在哪个角落都弥漫着烤肉的香味。二宫看了看四周墙上贴着的菜品名字,几乎都是烧烤类为主,看来确实是以烤串之类为主力。

相叶轻车熟路地带着二宫在狭窄的过道里穿行,停在了靠着窗户的角落里的桌旁。这桌已经坐着二宫不认识的两个人,坐着看不出身高但似乎都比较瘦小,其中一位皮肤略黑。

“前辈好。”相叶充满元气地打着招呼,握住二宫两边肩膀将他推了出来,开心地介绍道:“这是我高中校友,现在在一起工作,二宫。”

二宫礼貌地点了点头,再自我介绍了一遍:“我比相叶低一届,二宫和也,和kazuya一样的kazunari。”

“坐下吧,”看起来年纪最大的那位招呼他们坐下,“要喝什么?”

叫来服务员,两个人点了啤酒和几串店里卖得最好的鸡胗。点好了菜,前辈们终于开口自我介绍起来。

“我叫中居正广,以前和你们是一个公司的。”他掰起手指算了算,“哎呀,我竟然比二宫君大十一岁了呢。”

二宫连忙摆摆手:“完全看不出来!不说的话还以为就长我两三岁呢。”

中居哈哈笑着喝了一口酒,对着另一个跟着在傻笑的前辈说:“你看看人家,比你会说话多了。”

“肯定在说谎啦!”黑一些的那位撇着嘴反驳道,马上被中居抬手拍在头上,他叫了声疼,转眼又没事人似的转过来对二宫说:“我叫大野智,跟你和相叶是一个高中的。比你大三岁。”

相叶和他对视了一眼,问道:“怎么还少了一个人?”

大野摸摸鼻子,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半个小时前他说在路上了,这会儿没打电话之类的那估计是在路上了。”

刚说完他的眼睛就亮了起来,冲着门口挥了挥手,很快一个和他肤色呈现完美反比的青年坐到了大野旁边。

“中居桑,相叶君,”他打着招呼,漂亮深邃的眼睛在看到二宫的瞬间瞪得浑圆,“诶?二宫君?”

“Kazu。”二宫妈妈在晚饭前叫住刚从学校回家的二宫。

“嗯?怎么了?”二宫一面走向洗衣机一面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等他将训练服丢进洗衣机时,妈妈举着菜刀来到他背后,二宫一转身吓得差点叫出声:“妈你要干嘛!”

“哦,我只是太惊讶了……”二宫妈妈将菜刀放到洗面台上,用手背贴着额头,装作一副快要晕厥的样子,“我都不知道相叶一家上周日搬去千叶了,明明相叶君都高三了还突然搬走。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害我今天在田中太太面前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二宫正准备按按钮的手指停在了半空中,似乎没能理解刚才听到的话语,他低着头小声重复了一遍:“相叶一家周日搬去千叶……”

“对啊,突然就搬走了。难怪雅纪君周日早上打电话来找你。”

“打电话?”

“嗯,就在你离开家没多久之后。”

“原来那时候想跟我说的是这个吗……”

“嗯?Kazu?”妈妈被二宫推了出去,菜刀被塞到了手里。

“抱歉,妈。我先洗个澡。”

“哦,哦哦,好。”妈妈想,好朋友突然搬家最难过的肯定还是自家儿子,洗澡的时候让眼泪和滚烫的水珠一起流走吧。唉,青春。妈妈感叹着,突然哼起了那首《君と歩いた青春》

“好久不见了!”皮肤白皙五官深邃的青年给二宫十分熟悉的感觉,可是要说出名字来似乎还差了一点。

“是我,松本润。”青年对这次再会很是开心,对着另外两位不太明白究由的前辈解释道,“我和相叶君还有二宫君以前都是棒球部的。”

中居和大野齐齐发出感叹,“诶,看不出来二宫君也是体育系的!”

二宫听到名字想了一会儿,突然一拍手道:“啊,右外野的松本!”

“对对!”松本激动地点着头,“不过最后两场比赛我没能去,太抱歉了。”

二宫摇摇头,回忆了一下,说:“松本君是在高二被星探发掘了吧?现在怎么样?”

松本苦笑了下,“要是混得好的话,前辈就不会记不得我了。”

大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润君超帅气的,又那么努力,肯定会比我变成知名画家之前先红起来啦。”

中居笑着在他们两人的头上各拍了一下,“别想太多。没有平地登云也不会徒劳无功的。”

五人就着最近演艺圈热门的几个明星聊了一会儿,话题还是被扯到了棒球上。

昨天巨人和广岛队的比赛刚过,几个棒球迷凑在一起便聊个不停,只有大野不在状态。

“对了,我有组织一个业余棒球队伍,偶尔也会有比赛,”中居提议道,“二宫君要参加吗?”

二宫抱着胳膊偏着头思索了会儿,说:“倒也可以,只是我现在……腰不太好。”

“大学的社团活动是没注意伤到的。”二宫这么解释道。

腰部的旧伤被相叶知晓后,二宫总会受到没有必要的照顾。像是相叶借给自己的靠垫,在办公桌前坐久了会被拉着走两圈,最过分的还是放在自己座位上,画着意味不明的疑似长着菱形嘴人像的按摩券。

“伤已经好了,相叶君,真的,不需要的。”二宫试图将那个看起来有点恶心的按摩券还给他。

“不是说还是不太能长时间大幅度运动吗?”相叶表情难得地严肃,“一定要注意身体啊。”

二宫觉得他这样细心的照顾有些温柔得恶心,可对着那张耀眼的笑脸又说不出拒绝的话,只能低着头说了句:“谢谢。不过用不上就是了。

二宫还是参加了中居的那个棒球队。

松本和相叶都在。相叶还是投手,松本还是负责右翼,那个黑黑的很安静的大野君似乎是替补。

没有任何训练的通知,突然第一场就是比赛。太久没有上过场二宫有些怯场,中居贴心地安排他和大野一起坐板凳。

坐板凳的只有他们两人,看来队伍人数并不是很多,不过上场的各位都生龙活虎十分活跃。二宫出门时拿错了包,游戏机一台也没在身边,只能和大野聊天。意外的还挺有趣。

二宫和相叶都喜欢亲近这个黑黑的前辈。对二宫来说这是个逗弄起来让人感到十分愉悦的玩具,好比一个失去大半弹性了的填充玩具,用手指按下去之后留下的印子会慢慢地恢复原状。这点和相叶有些像。

两个人讲话时也总是会蹦出一些出乎意料或者难以理解的句子,总是要动动脑才能顺利沟通。不过有了相叶的先例,和大野的交流二宫还是得心应手。

要说不太一样的话,虽然都是治愈系,大野是植物,带着低温的冷色调,是静止的,相叶正相反,充满活力的毛绒绒的暖色调动物。

中居的“绵羊”队做进攻方时,作为投手的相叶坐到了二宫身边,满身是汗。玩累了之后靠在他肩头睡着了的动物,看上去很需要抚摸的样子。二宫怀着怜悯替他理了理汗湿的额发。

植物不需要人类的照顾也能从大自然里吸取养分活下来,但是被圈养过的动物却做不到,想到这点二宫发觉他越发惹人怜爱起来。

 

==========

伞哥找不到放他出场的地方呢……

发现每章的评论和热度都在递减,热度都无所谓啦,大家来跟我聊聊天嘛Q-Q话唠真诚的请求(

之后应该会有长末的剧情不过我还没考虑好!(

评论(29)
热度(46)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