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ABO】五谷丰登 章二

古代乡村风味润智ABO(x

天君:Alpha;地君:Beta;阿宝:Omega。结合=落印。大概就是这么个设定。


==========================


三日后乡长从镇上回到屯儿里,他儿子却踏上前往异乡的道路。

听说樱井被托付给稻垣先生相熟的江湖人,让他带着上京。大野觉着“江湖人”这三个字很是威风,樱井会不会在回来后还学成了练家子,文武双全刀枪不入呢?后来又听说白面馒头家送了樱井一个书童伴读。大野想了想那场面,倒是很适合樱井,更像个气派的小少爷了。

农忙时候大多数农户都会让孩子在家帮着做些农活,大野家也不例外,每日跟着娘一起将收好的麦子运到邻村的磨坊,磨出细面来。可怜新来的稻垣先生还没教几天书,就遇上学堂空无一人的光景。乡长特地到学堂里告知他接下来这半个月怕是都不会有学生来的情况。

稻垣为乡长沏了壶茶:“都不打紧。我闲着也是有工钱拿,只是我有些担心和翔哥儿玩得好的小子们。”

“你说大野家的小子?”乡长揭开茶盖,用它拨开还未完全舒展开来的茶叶,小嘬一口,“真香,这茶从城里买的?”

“嗯,朋友送的白茶,我这儿还有不少,过会儿包好了给您送去,”稻垣笑了笑,嘴角却没留住笑意,“还有二宫家的和相叶家的,他们几个感情好,大野家的更是和你家公子一起长大的情分。我怕他们这忙完之后也不来上课了,特别是大野,他原本就不大喜欢听课,对读书也没什么热情,以前是跟着翔哥儿读书,现在翔哥儿走了我怕他就更没兴趣了。”

乡长一想着实是这个理,点头连声附和:“先生说的是。大野家的小子的确对功名没什么想法,二宫和相叶家的也一般模样。不过他们三个各有各的长处,若是将来拜个好师傅,学些手艺做点生意,或是安分守着家中田地也能过个安生日子。”

稻垣笑道:“相叶家酿的酒我来这儿后倒是听不少人讲过,而且大家都说他家大儿子生得有天赋,现在这么一提我突然就馋上他家酒了。可不知道这时候买得到还是买不到。”

原来这稻垣先生是个好酒的书生呀,乡长心下诧异,但一想是谁将他藏到了囧家屯儿里也就觉得这是应该的。乡长起身掸掸褂子,对稻垣作了个揖:“先生放心,这酒相叶家靠卖酒营生,断没有买不到酒的说法。只要你下山进屯儿口一站,循着那酒糟味儿就能找到他家了。过会儿我有事须得上镇上一遭,就先告辞了。”

“您慢走。待我备好茶叶再去府上叨扰。”

“什么府上叨扰的,先生您不嫌弃我家脏乱就好。”


稻垣从自己装满了三车的行李中拿出几盅封在瓷罐里的茶叶。这些都是临走前五弟托人送来的礼物。随茶附上的信上叮嘱他少喝酒多喝茶,恐会冲了药性,更别酒后乱性。稻垣忆起那封信,不禁笑出了声。尽管他是已经落印的阿宝,但喜欢美人这点怕是改不掉的天性。再者他要装作地君隐藏身份,偶尔吃吃花酒更是必要。让他装作寡欲清高的书生,可不是要了他的命。

抬手摸了摸衣领挡住的后颈。那日是如何被人死命咬住,肌肤下的腺体破开的那一瞬间他以为要死了要被那人吞咽下腹化进骨血里去,然而他现在生活在这个依山傍水远离过去的小山村里,那人甚至不知道那一晚的人是他。如果可以稻垣也想忘掉,但留下的牙龈如此烫手,那晚的记忆也依旧鲜活。他终究是被落上了无法抹去的印痕。

稻垣立在原地走了会儿神。过了许久才唤来书僮把油纸裁出三份,将他亲自选出几种在这里不常见的茶叶包上。服了一粒药丸再换了身干净的素色长袍,最后配戴上自己最喜爱的那块平安扣,稻垣对着门前水缸里自己的倒影臭屁了一阵才终于下了山。

乡长家这时候只有老太太在家,坐在小板凳上手法娴熟地编着竹篓。也不知是给自家用的还是下次赶集要带去卖的。稻垣将茶叶交到人手里便离开了,虽然是老太太但好歹也是女眷独自在家,自己带着个书僮叨扰太久总是不大好。

走在屯儿里并不平整的石子路上,稻垣果然闻到了一股若隐若现的酒糟香气,书僮是个机灵的,小跑着找了个大娘问着路,引着稻垣到了相叶家门口。

未等他叩门,就有人在他头顶上说:“啊,是先生!”

“哪个先生啊?”

“就那个头发打卷儿的!白生生的小先生!”

“嗳?他来干啥?”

稻垣抬起头,就见到院里伸出来的粗壮树枝上趴着一个绿衫的孩童,一双大眼睛盯着他滴溜溜打转又不敢开口叫他,身后还有一个正努力把头伸出来瞅他的。白生生的小先生笑道:“我来打酒。”

相叶大概有些吃惊,头往后一缩,赶紧跳下树往家里跑。倒是二宫家的慢悠悠地滑下来给他作揖:“稻垣先生好。”

二宫家的孩子长得不高,生的白嫩秀气,像个小丫头。可稻垣不会被他这纯善的脸给骗到,他见过不少次二宫替爱哭的相叶出头的样子,倒也是有生气得很。老实讲,稻垣挺喜欢这孩子。

“你也好。怎么,今天不用下地?”

“我舅家来人帮忙了,我力气小就不用去。先生您喜欢喝酒吗?”二宫比屋里那个更娴熟,“镇上的酒肆都爱从相叶家买酒,还有不少大户人家也在这儿订呢。他家从前在别处,后来觉得咱们这儿的米更好才搬来屯儿里。”

“听上去不错。”稻垣倒是没想到相叶家还挺有名气:“那你有什么推荐?”

话音刚落,相叶就捧着碗还浮着沫的新酒出来,声音特别小:“先生,您请。”

敢情是在这儿等着我呢。稻垣不禁笑出了声。


书僮手上多了壶糯米酒,腿脚轻快地去替稻垣打听大野家的去处。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稻垣到大野家附近时赶巧碰到磨完面回家的大野。

“先生好。”大野也是个乖巧的,见到稻垣连忙招呼先生进屋坐,“先生找我有啥事?”

稻垣不紧不慢地跟着扛着面粉都跑得风快的大野进门:“也不是什么要紧事。最近可有习字?”

大野一听,手板心又疼了,连忙把手背到身后,讨饶道:“先生您先坐……我错了……最近没工夫练字……”

“呵呵,别紧张,我就随便问问。”稻垣头一回坐上炕头,感觉格外新鲜,但脸上却没有显露分毫,只用余光瞥了瞥构造,跟着又问:“三字经背得全了么?”

猜不透先生想法的大野扣紧了脚趾,胆战心惊地回道:“大约都背下来了……”

见学生紧张得都快发抖了,稻垣急忙安慰两句:“嗯,不错不错。我也不是来督促你背书的,来,你也坐下。”

大野涨红了脸点头,乖乖地坐到炕边儿上的小板凳上,昂起头望着稻垣。

“翔哥儿走了,你想他吗?”

“想!”大野回答得没一丝犹豫。

“翔哥儿这下走得远了,平日里是见不着的。他爹说之后每个月都会修书给翔哥儿,你想不想也跟着捎信给翔哥儿,讲讲咱屯儿里的事?”

“……想是想,”大野挠挠鼻子,“可我写不好字……”

稻垣拿扇柄敲大野的头:“傻小子,先生就是教你这个的!今后我教你写信。得空就来找我练字,往后不可逃课,也不需忘了功课。知道没?”

“哦……”大野一听,就跟霜打的黄瓜似的蔫儿了。

“大声点。乐意还是不乐意?”稻垣起了身,踱到门口回身看那一脸愁苦的大野智,“你若是不乐意也就罢了,只可怜翔哥儿孤身一人在外,连个朋友都没有。要能收到一封你们写的信,可不知道会有多高兴。”

大野还不懂大人的狡猾,只觉得先生说的字字都敲打着他的良心,因为想偷懒不想习字的自己,太对不起翔哥儿了。

“我、我……我想学!”

稻垣心满意足:“翔哥儿一定会很开心。半个月后见。”

大野委屈:“谢谢,先生。先生慢走。”

待他会写信了,头一件事就得把这事儿告诉翔哥儿,让他春节回乡时,给自己捎上京城的点心做补偿。想想半个月后学堂再开之后的日子,大野真是有苦说不出。


============================

充满了Gorochi的一章,我好爽(


评论(18)
热度(94)